新思潮2017-05-15 第420期

本图宏子:“一带一路构想”下中国海运业的发展课题

虽然中国力图通过“一带一路构想”完善自身的海上运输网络,提升自身的国际竞争力,但仍有众多课题尚待解决。例如虽然此构想有望长期促进国际海运需求量的增长,但是否能保证公平自由的国际竞争秩序尚有疑问。

 

本图宏子,日本海事中心研究员,主要研究领域有公共经济学,海运经济等。

 

 阅读提示:文章字数为1526字,阅读时间约为2分钟

 

 

01 如何提高国际竞争力成现阶段中国海运业重大课题

 

自从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以后,随着经济增长和贸易额扩大,中国海运业得到了巨大的发展。然而,中国政府认为,国内商船队的国际竞争力依然很薄弱,在经济与国家安全保障方面仍然存在欠缺。

 

近几年,随着中国经济增长速度减慢以及资源贬值,海运市场状况大幅恶化,中国海上流动货物增长率也逐渐减少。

 

中国政府为了吸引国外积极与中国进行贸易与投资,提出“一带一路构想”,并在逐步强化海运事业国际竞争力方面进行了不懈的努力。

 

如何促进近代化转型以及如何发挥在国际竞争中的优势地位是现阶段中国海运业发展的重大课题。但换一个角度来看,“一带一路构想”的推进也将推动此类难题的攻克,更利于国内政治经济环境的改善。

 

(从比雷埃夫斯港到中国港湾间集装箱货物数量变动趋势)

 

02 世界集装箱货船联盟的整顿促使中国加强海运企业合作

 

中国政府促进海运企业进行合并、加强合作的导火索之一,便是世界集装箱货船联盟的整顿。通过海外港湾的收购、整备等,中国企业扩大海运运输网络的原因应该说是为强化国际竞争力。然而,自由贸易区中有关规则条例缓和等措施,从中国企业税制的现状来看,若想有效提高国际竞争力仍然面临众多难题。

 

就“一带一路构想”给世界海运市场带去的影响来看,可以预见到的几点重要影响主要包括将促进各国贸易活性化,完善世界海上物流运输网络,增大海上运输需求,促进海运良好状态的恢复等。

 

虽不能保证此构想一旦实施便立即对海上货流业发展做出巨大贡献,但中国政府十分重视资源运输的阶段性运量增加,并且与中国船舶公司密切相关的特定港湾的货物吞吐量是显著增加的。

 

(上海港国际集装箱货物转运量变动趋势)

 

03 国外企业试图从“一带一路构想”中分羹

 

与此同时,许多国外企业由于预见海上货物运输量可能增加的情况,纷纷采取措施力图从“一带一路构想”中分一杯羹。举例来说,法国船舶公司CGM – CMA与中国港湾业务操作的港湾招商国际有限公司在2015年6月签署与“一带一路构想”相关联的战略合作关系。

 

这家公司在联盟重组后与中远装运运输公司同属联盟,其力图扩大世界海运市场占有份额的决心可以从中窥探一二。因此,我认为日本企业也应该看到“一带一路构想”中伴随的商机,以实现自身的更大发展,这是十分重要的。另一方面,也应看到政府主导的国有海运企业即将诞生的状况。

 

针对集装箱船舶市场的全球联盟重组,相关企业之间竞争激烈。对日本的海运企业来说,若与中国海运企业属于不同联盟体系,可能会对自身发展产生极大的不便。另外,对于中国船舶公司限定的沿海贸易权规制的缓和,中国国内货物的货主与船舶公司之间的合作加强,以及中国船舶公司海外港湾基础设施建设和相关权益的取得,似乎略微带有贸易保护主义的倾向。在此背景下,包括日本海运企业在内的诸多国外海运企业可能都会受到波及。

 

同时要考虑到,对于中国企业海外港湾的收购与整备,背后有中国政府金融机构的有力援助。但是,由于中国并未加入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因此不必受到OECD的开发援助委员会(DAC)相关条约规范的束缚而进行开发活动。在此背景下,此后应多关注中国的现状是否能确保公正自由的贸易竞争。

 

正如以上分析,现行为强化海运业制定的相关政策,可能在短期内难以立即获得很大成效,处在摸索中的东西也比较多。因此根据具体的现实反馈来灵活调整相关政策规定,应该是最有效的做法。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贸易国,也是世界排名第3拥有大型商业船舶队伍规模的国家,中国的海运政策与企业动向对世界海运市场带来的影响是非常大的,今后也需要多多关注相关方面的动向。

 

 

责任编辑:王德民(个人微信号:okdemin)

实习编辑:玄承智(邮箱:1270297549@qq.com)


凤凰网大学问(网址dxw.ifeng.com)是凤凰网旗下的高端思想频道,发布最新思想潮流、权威专家学者的原创文章,举办线下沙龙活动。欢迎订阅关注。

 

凤凰网独家稿件,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闻大学问,以致良知",凤凰大学问(dxw.ifeng.com)是凤凰网旗下一档关注中国与世界趋势性思想的栏目,希冀成为中国社会转型期的第一思想交流平台。

扫描二维码加微信

@凤凰大学问

返回顶部
往期回顾
哈耶克在《法、立法与自由》第一卷第1章结尾的这段话,大致可以这样翻译:“伟大社会(这是英国古典经济学家亚当·斯密所提出的一个概念,在哈耶克的晚期著作中大致指现代社会——韦森注)及其使之成为可能的文明,乃是人的日益成长的沟通抽象思想之能力的产物;当我们说所有人所共有的是他们的理性的时候,我们所指的是他们共有的抽象思想之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