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思潮2017-05-08 第418期

磯野生茂:ASEAN“一带一路”铁路项目经济效果分析

东盟是中国“一带一路”建设的重点地区,聚集了许多合作建设“一带一路”的重点国家项目。双方在“2+7合作框架”下,积极推动《东盟互联互通总体规划2025》对接。例如中老铁路、中泰铁路、雅万高铁等大项目逐步进行,将为中国与东盟的长期稳定发展带来新的动力。本篇将为您带来日本知名经济学者关于“一带一路”铁路建设对东盟地区经济发展的影响分析。

磯野生茂,日本新领域研究中心经济地理研究组长代理。研究领域包括空间经济学、东亚・东盟的经济統合、特别是经济连接合作领域。

 

 

阅读提示:文章内容2570字,阅读时间约3分钟

 

 

01 中国・老挝・泰国连接高速铁路分析

 

首先对连接老挝万象与磨丁的中速铁路经济效益进行分析。铁路建设将对老挝铁路区域内经济发展将带来积极正面的影响。此外,对中国及泰国来说,铁路建设也能看到正的经济效果。对铁路终点延伸区域,亦有希望间接获得铁道建设的益处。

 

由于中速铁路也可用于货物输送,这对老挝服务业以及非服务业的发展都将起到正面影响。然而对中国的影响却微乎其微。具体来说虽然有望促进中国中西部地区发展,然而对东部沿海地区却将带来不利影响。由此可见老挝铁路建设对中国国内经济产生的影响是有差距的,不能保证一定能促进GDP的上涨

 

接下来对泰国第1期高速铁路段建设进行分析。可以看出,泰国高速铁路沿线总体上将有望获得较大经济发展,这也将拉动泰国南部的经济较快增长。然而,对泰国北部(西北部),中部东侧经济发展将带来负面影响。这与高速铁路沿线受服务业崛起影响,制造业与农业相对下跌有关。铁路建设对中国的影响非常微弱,对老挝则可能带来负面影响

 

作为中国云南旅游胜地的西双版纳以及普洱,可以预见服务业将出现较大幅度增长。临沧,玉溪,云南昆明等地区服务业亦有可能获得较大幅度增长。另外,泰国东北部同样可以预见到巨大的经济增长效果。

 

泰国北部以及老挝南部,较难获得老挝铁路的带动作用。由于铁路的延伸,将使受惠地区范围扩大,然而无否享受这一利便性的地域则有可能受到负面的经济影响。

 

(泰国第1期高速铁路段建设效果分析图例)

 

02 连接吉隆坡·新加坡高速铁路分析

 

分析结果显示,铁路建设将对马来西亚马六甲海峡沿岸地区经济发展起到带动作用。然而,马来西亚其他地区则可能受到负面影响。铁路建设对新加坡,马来西亚GDP的增长起到带动作用,特别是新加坡在非服务类行业方面也将受到积极影响。越南、中国、印度尼西亚、泰国,相关非服务类行业经济发展都将收获积极发展效应。随着高速铁路的开通,马来西亚服务业将得到发展,尽管规模较小,仍存在与日本服务业竞争的可能性,因此对日本服务业将会带来负面影响。

 

新加坡在服务行业经济发展受影响较小的理由是,马来西亚与新加坡间过境时间对新加坡潜在经济发展产生影响效果降低。两国间道路交通行驶距离非常短,高速铁路所获收益较小。

 

(连接吉隆坡·新加坡高速铁路经济效果分析图例)


03 印度尼西亚高速铁路建设分析

 

从分析的结果可以看到,铁路建设带来的经济效果将主要集中在爪哇岛地区。在爪哇岛内,雅加达和万隆的东南方区域将受到正面的经济影响,爪哇岛北部和雅加达西南部地区将受到负面经济影响。万隆东南方正处于铁路线终点的延伸方向,可以预测能从高速铁路发展受惠。这一结果反应出爪哇岛北部地域经济活动比较集中。另一方面,也体现了印尼国内经济发展格局不平均,过度向爪哇岛集中。

 

印度尼西亚的铁路建设,对其服务业有带动作用,而对非服务类产业将产生不利影响,总体来看将促进印度尼西亚服务类产业发展。对新加坡,中国,越南虽然有较小的经济效果,然而其他大多数国家均无法从中获益。对日本来说,在非服务类领域可能受到负面经济效应。这是由于印度尼西亚万隆及雅加达现有工业地带服务业发展较快,因此在原材料贸易领域日本的制造业可能会受到影响与波及。

 

(印度尼西亚高速铁路经济效果分析图例)

 

04 东盟高速·中速铁路建设分析汇总

 

对特定国家带来的经济效应进行排名,排在前10位的国家分别如下图所示。老挝尽管非服务类行业受到负面经济影响,与正面影响相互抵消大半后,所获经济效应仍旧排名第一。尽管大部分国家所获经济效应呈现正面趋势,然而柬埔寨,以及日本的经济效应却呈现负值。印度尼西亚与马来西亚服务业发展将得到提升,然而非服务类行业经济发展却将受到不利影响。从地区来看,中国云南省西双版纳与普洱,泰国东北部地区将获得非常高的经济发展机遇

 

(东盟高速·中速铁路经济建设效果分析汇总排名)

(东盟高速·中速铁路经济建设效果分析汇总图例)

 

05 东盟高速·中速铁路项目的结果与政策的深远意义

 

第一,对东盟各国来说高速铁路建设将带动沿线地区,以及终点延伸区域的地方经济发展,而对线路两侧延长线方向的地区经济发展将产生负面影响。高速铁路建设将推动服务业发展,然而对非服务类行业的发展有负面经济效应。如此一来,国家项目的正面经济效果有一部分被抵消,总体效果并不很明显。因此,为保证总体经济效果,让尽可能多的地区共享经济发展的成果,应当同时与其他项目进行恰当的结合。另外,如同以上所提到的内容,连接高速铁路车站交通的便利性也将对经济发展产生巨大影响

 

第二,高速铁路建设虽说主要促进沿线地区服务业的发展,然而也可以看到其他地区非服务类产业活性化的倾向。也就是说,虽然高速铁路建设对GDP的经济效果比较小,仍然能够促使国内较大型产业结构与产业配置发生变化。也就是说,通过高速铁道建设,有望看到诸如此类的产业结构的调整,因此有必要在制造业相对发展的工业园区等同时进行相关整备

 

第三,通过分析,日本有可能在此次铁道建设中受到较大的负面影响的波及。但是,仅从这一点并不能做出判断。新加坡与吉隆坡之间高速铁路的建设,将带动马来西亚服务业的发展,此举可能会为日本间的竞争关系带来某种变化,进而对日本服务业发展带来负面影响。印度尼西亚地区的高速铁路建设,将促进印度尼西亚服务业化发展,以及加快制造业的增长速度,然而这将通过原材料贸易给日本制造业带来负面影响。另外,虽然一些领域呈现负面影响,然而这种负面影响是非常小的。需注意到的是并非仅仅是铁路建设项目,通过与周辺东盟国家的其他项目及制度改革进行组合,日本也将从中获得经济发展的新的带动点

 

(文章节选自亚洲经济研究所・上海社会科学院共编『“一带一路”构想与对中国经济的影响评价』研究会报告书亚洲经济研究所2017年)

 

 

责任编辑:王德民(个人微信号:okdemin)

实习编辑:玄承智(邮箱:1270297549@qq.com)


凤凰网大学问(网址dxw.ifeng.com)是凤凰网旗下的高端思想频道,发布最新思想潮流、权威专家学者的原创文章,举办线下沙龙活动。欢迎订阅关注。

 

 

 

凤凰网独家稿件,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闻大学问,以致良知",凤凰大学问(dxw.ifeng.com)是凤凰网旗下一档关注中国与世界趋势性思想的栏目,希冀成为中国社会转型期的第一思想交流平台。

扫描二维码加微信

@凤凰大学问

返回顶部
往期回顾
牛铭实认为聪明的制度能够让人们诚实表达,比如孙中山时期并未采取专家估价的办法对土地征税,而是由地主自主报价。如何让人说实话也与社会控制方法有关,牛铭实称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政治运动中的批评与自我批评便类似于“囚徒困境”,坦白是两人的最优选择,但最终可能造成人与人之间的疏离。社会控制方法也可能客观导致人与人之间的友善,例如日本江户时期的乡村控制便是利用制度将人们的利益绑定在一起,从而使个体不背离团体。此外,让民众不害怕的制度可促使人们真实表达意愿,陕甘宁边区广泛推行的秘密投票“豆选”便是一个能让人诚实表态的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