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思潮2017-04-14 第413期

清华国关院长阎学通:未来世界秩序,中美谁主沉浮?

3月27日,阎学通在人文清华论坛演讲,凤凰网大学问(dxw.ifeng.com)现场直播,凤凰网大学问公众号(ifengdxw)精编发布演讲内容。同时发布第二篇文章《对话阎学通:领导人类型与构建国际新秩序》。

 

阎学通:清华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世界和平论坛秘书长、《国际政治科学》总编。兼任中国国际关系学会副会长、中华美国学会副会长。主要著作有《中国国家利益分析》、《中国崛起的国际环境评估》、《国际关系研究实用方法》、《国际政治与中国》、《国际关系分析》、《中外关系定量预测》、《历史的惯性:未来十年的中国与世界》,最新著作有《世界权力的转移——政治领导与战略竞争》。



··  提示:全文 5286 字,阅读时间约 10 分钟


 

01

当前国际秩序遵循的是自由主义原则


特朗普上台之后,关于国际秩序的讨论更加火爆。

 

 

国际秩序包括主导价值观和国际规范。主导价值观是思想观念,现在国际秩序的主导价值观是西方的自由主义,核心思想是自由、民主、平等。

 

在这种主导价值观下国际社会制定了规范,比如说联合国就是要求自由是所有民族有独立的权利。比如所有的国家通过民主选举的政府才具有合法性,哪怕是假民主选出来的也行。但如果通过政变上台的就没有合法性,就要进行干涉。加勒比共同体成立的时候就明确规定,所有成员国必须对那些发生军事政变的国家进行军事干涉,你不合法,就得干涉。

 

有人不遵守规则怎么办,就要有制度安排,最典型的是联合国,五个常任理事国,有否决权,其他国家没有。五常加上十个非常任理事国讨论做出决议怎么做。

 

对于违反国际规则的就要进行管理。比如说当年伊拉克吞并了科威特,联合国做出决议,这是违反了国家领土主权不受干涉的原则,组成了多国部队,把伊拉克给打回去了,科威特获得拯救。联合国组织了军事力量对伊拉克进行惩罚,恢复了秩序。

 

 

02

但国际格局上,2023年,世界将有两个超级大国


国际体系是行为体,有国家,有国际组织,有跨国公司等,这些行为体以实力对比形成格局,有一极格局,两极、多极格局,冷战后是一极格局,现在我们提倡推动向多极格局发展。不管制定什么规范,国际体系是一个既定的格局。

 

国际秩序是关于像联合国常任理事国有否决权这样的制度安排,是权力的再分配。国际格局是实力的对比,两极格局还是一极格局,不是谁分配的,不是谁规定的,客观是那样的。

 

小国和中等国家对格局不产生影响,顶层决定格局,是一个领导还是两个、三个以上的领导,一个领导国的是单极格局,比如冷战后美国的霸主地位。而冷战时期是美苏两个并列,是两极格局。一战之前是多极,当时欧洲有几个成为世界多极力量的国家。

 

我们去推动多极格局的发展,客观的结果是什么?它长出来的结果就是两极格局的发展趋势。到2023年,中国就能成为一个超级大国,世界将有两个超级大国。

 

国际体系不变的情况下,国际秩序是会变化的。同一个体系下是可以有不同秩序的,同样,在不同的体系下可以有相同秩序。


 

03

为什么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都不满意当前的国际秩序?


都说国际秩序是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但特朗普说这什么破秩序,这秩序是我们主导的吗?我们主导的怎么中国成为全球化的最大受益者?所以甭来这一套,什么自由贸易?我搞公平贸易,凡是跟我有贸易有逆差的国家,给钱,不平衡不行。什么跟我盟友不盟友的,告诉你交钱,跟默克尔不握手,就说你欠我钱。

 

人对秩序不满意是天性,而且都认为秩序是别人破坏的。

 

发展中国家抱怨世界的毛病都是美国搞全球化带来的,全球化的代名词叫什么?美国化。今天抱怨全球化,认为全球化带来了国际国内两个层次的分化,国际上变成了富国越来越富,穷国越来越穷,G20占有世界80%以上的GDP,而且G20占的比重只会越来越大,不是越来越小,两极分化在国际层面越来越严重。但G20成员国也不满意,所有国家的老百姓都抱怨,你看这富人越来越富,我们穷人越来越穷。

 

特朗普上台,一定加剧两极分化。他要减资本税,也就说你在华尔街炒股票,你挣得跟过去一样多,你就多挣20%。富人在挣钱,只能两极分化更严重。它是积累财富,不会促进发展的。我们也曾经有过这么一个阶段。

 

发展中国家抱怨现有秩序不用多说了,在发达国家则是反移民,反全球化,比如英国脱欧,也就是说制定国际秩序规则的发达国家,他们国家的人开始不满意了,他们对他们制定的规则不满意,对建立的秩序不满意,反全球化运动年年都在搞。


 

04

西方自由主义的政治正确走向极端引起选民反弹

 

冷战结束,自由主义如日中天,制定的国际规则大家认为是自由民主平等基础上制定的,这是好的规则。现在为什么大伙儿反对?我的理解是,自由主义走向极端——就是自由主义讲自己是政治正确,结果必然走向极端,带来的就是社会问题。

 

举个例子,特朗普赢得大选,很大程度是受华人支持的结果,在宾州,华人突然大规模投票,使他赢得了该州全部26张关键选票。

 

支持他的华人里相当多的都是过去不投票的妈妈,过去很多华人妇女不关心政治。但希拉里提出要进行大学招生改革,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平等,按人口比例录取学生,搞配额制。中国人占美国人口只有1%略多一点,但客观情况是常青藤里华人学生已经占到了10%以上,这项改革家长觉得不能接受。


还有加州的厕所问题,男女平等,同性恋跟异性恋平等,男同性恋中一个人说他心里上是女性倾向的,想上女厕所,但是生理上不允许,于是他们要求修无性厕所。厕所问题在加州成了政治问题,再额外增加一种厕所,经费和教育都成了问题,于是传统家庭投特朗普。任何一种主义、一种信仰一旦走向极端,都一定是走向错误。


 

05

维护国际秩序的两大条件都已丧失


在国际关系上不打仗,不以暴力方式来解决利益冲突,就是有秩序。这需要有两条,第一个是多数人愿意遵守用商谈或规则来解决冲突。第二个是少数不遵守的国家受到惩罚,不遵守的得到好处,秩序怎么维持?

 

要想让多数人遵守规则,是价值观的问题。价值观上他认为遵守规则是道义的,他才自愿去遵守。要想让少数人受惩罚,这得有制度安排,谁惩罚?

 

自由主义的价值观走向极端之后,在西方国家内部遭受了挑战,就是反建制主义开始起来了,反建制主义的观念是反对自由主义的价值观。反建制主义出来之后,西方很多国家不愿意执行由西方国家按自由主义制定的国际规范,特朗普说什么自由贸易,我退出了,我不搞TPP,什么减排、解决气候问题,我不参加这个东西。美国是西方国家的老大,领导带头不遵守,这秩序还维持得下去吗?


 

06

两大因素在改变国际秩序:西方的反建制主义浪潮和中国的崛起


其实不仅是反建制主义,还有外部的国际格局。国际格局在变化,这就是中国的崛起。

 

什么叫反建制?第一,反对社会精英,认为精英特别是知识分子的观念跟老百姓不接地气。第二,反官僚主义,反对现行体制,不能什么都由官僚决定。第三,采取激烈手段,快速改变社会。

 

英国直接退出欧盟,就是很激烈的手段。特朗普是把难民全驱逐,未成年人和爹妈一起走。美国的国内建制派抵制他,原来把一千多万都驱逐,后来改成了只驱逐犯罪的,驱逐严重犯罪的,一点点降。他们是想通过激烈的手段来改变这个社会,甚至提出要修墙,现在也没修成。特朗普就是用极端的手段来改变社会。

 

什么叫做主义?主义是一种信仰,信仰提供一种社会改革方案,他认为这种改革方案是最好的,如果这种改革方案是激烈的,就叫激进主义。美国开始对由美国主导建立的国际秩序进行挑战,秩序就开始晃荡了。

 

第二个因素是中国崛起。中国的影响不是价值观的变化。官方提倡的价值观是24个字,用来替代西方的自由民主平等价值观,现在做不到。

 

中国对国际秩序的影响是通过国际格局改变产生的影响。实力地位上来了,国际格局的对比发生变化了,向两极发展了,这时候权力就得再分配了。这叫国际权力再分配。

 

它跟全球治理的区别是,全球治理叫国际责任再分配。比如说为什么气候变化叫做全球治理,就说你得减少排放,每个人承担责任,这就是为什么全球治理没人爱干,都愿意建立国际新秩序,想通过建立国际新秩序,增加自己的权力。

 

中国占世界银行的股份从2.77%增长到4.22%,在IFM3.806%增加到占6.071%,权力呈上升趋势。

 

权力是零和关系,中国增加,日本减少,德国、法国减少,英国减少。美国没变,印度增加了一点,俄罗斯增加了一点。权力重新分配可能带来一点动荡,但如果符合国际格局,也就是符合实力对比,它是有助于维持国际秩序的,正所谓责权利相等,责权利相等就容易维护秩序。

 

权力很多却不承担责任,这就不合理。特朗普的做法是不能减少美国在世界上的权力,却要减少美国在世界上的责任,那别人就不干。

 

现在国际秩序不稳定,外部因素是中国崛起,内部因素是西方内部的反建制主义思潮兴起。

 

07

逆全球化并不一定就是倒退

 

中国也不再说全球化是美国化。90年代的时候我们坚决反对全球化,我们说全球化是美国化,现在我们不这么认识了,我们认为全球化是有正面意义的,不能否定。

 

我们刚承认全球化有正面意义,促进了人员、资金、技术在全球范围的自由流动,为人类的经济发展带来了更多便利的情况下,现在出现了新的反思,全球化就是好事吗?全球化还有负面作用呢。允许人员自由流动,就必然引起恐怖主义、难民的自由流动;允许资金自由流动,经济危机发生的概率会增加,也就是说全球化的负面作用凸显。

 

所以,我们说全球化是双刃剑,经济全球化的同时出现了恐怖主义全球化,污染全球化,贩毒全球化,走私、疾病全球化,就是你不想要的全球化日益发展,你想要的全球化给你带来的好处还顶不上它带来的伤害。

 

于是出现了逆全球化,不再强调自由主义的人权高于主权,开始强调主权的重要性。我不认为现在所谓的逆全球化,更多的收回国家主权是一种退步,就像我们国家经历的,曾经我们从农民自己种自己的地,搞了互助组,后来又搞了合作社、人民公社,吃大锅饭,大锅饭吃不上饭,于是退回去搞包产到户。包产到户在中国农业发展进程中是一个具有重大正面意义的事件。

 

我在匈牙利开会,西方经济学家居然讨论的是如何结束欧元,每个国家搞自己的货币。全球化实际使负面作用凸显,使得西方国家的反建制主义的思潮发展起来了。


 

08

今后国际秩序会向什么方向发展?分裂、冲突会更多!

 

现在还看不到有一个力量能让全球化的正面作用继续放大,而使负面作用压抑住。全世界把眼光投向中国,你来领导世界,把这全球化搞好,现在我们有点犹豫,美国那个实力如果搞不好,咱们这实力领导得了吗?所以中国外交部门说,中国无意去领导这个世界,当领导不是容易的事,当领导是要承担责任的,承担责任是需要能力的。

 

特朗普肯定会减少承担国际责任,现有的国际规范会越来越多地得不到执行。过去如果谁违反了自由贸易原则,美国带头惩罚。现在美国带头违反,谁制裁得了?维持秩序需要有力量。今后的趋势非常明显,国际秩序的标志是更多的军事冲突和战争。美国作为霸权在中东地区作战,美国不做霸权了,从这个地区退出去,战争会更多。

 

当国际秩序不稳定的时候,就给分裂提供了机会。所以,港独并不是特有现象。从1945年联合国有51个会员国到现在有149个会员国,大趋势是,还有新的会员国加入,这些新的会员国是从已有的会员国里分裂出来的。

 

另外核扩散和核反导机制,越来越控制不住了。我们眼前面临的朝鲜核计划和韩国的萨德系统,从现在看基本上阻止不了,不是没人想阻止,就是阻止不了,很多事情不是说你想建立一个秩序就能建立。

 

现有的秩序,想维持完全不变,这是百分之百做不到的,在下一个稳定的秩序建成之前,期间肯定是不稳定的过程。


 

09

自由主义已经衰落,各国政府不要采取极端政策

 

经济领域的秩序现在面临最大挑战就是贸易保护主义。美国带头要搞贸易保护主义,特朗普改变了自由贸易原则,他对别的国家出口进行制裁,别的国家也会报复。

 

大趋势就是贸易保护主义上升,贸易自由主义从顶峰开始落下。20171月,特朗普批评德国宝马、大众等公司,要求在美国国内生产更多的汽车,并威胁他们,在墨西哥生产出口美国的汽车增加35%的关税。

 

总之,趋势就是自由主义弱化,不仅是面临反建制主义的挑战,还有其他的思潮。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一直在挑战自由主义的思潮,所以就说有许多不同的价值观、意识形态现在都在挑战自由主义,这些价值观之间实际也是相互矛盾的,但是表现为极端主义是趋势。这是我们大家最担心的,因为思想上一旦走向极端,就必然带来行为上的极端,行为上的极端就必然导致国际秩序遭到破坏。

 

国际社会在思潮方面合作不了。既定的文化产生的极端主义思潮是不一样的,怎么进行国际合作?各国政府采取措施抑制本国的极端主义,政府必须自己首先防止采取极端性的政策,防止极端主义思潮。政府要避免提倡政治正确,因为政治正确不允许批评。在任何条件下我都不错,这使得政治正确在西方引起反建制主义的反弹。

 

目前国际秩序面临的最大挑战,是西方社会内部的反建制主义思潮的兴起,而兴起的原因是全球化导致的两极分化,以及全球化带来的其他负面作用。与此同时,国际格局由于中国的崛起,从一极格局向两极格局过渡,这也是不稳定的阶段,面临的挑战也非常严峻。


面对挑战,我们不能采取重新回到自由主义主导下的国际秩序,回不去,历史是向前发展的,走倒退的道路是没希望的,我们只能顺应历史向前发展。大家采取理性的政策,防止极端思想在各国政府和本国社会发展,让这个阶段能够相对平稳,尽量减少暴力的激烈的形式。下一个阶段,那个新的国际秩序将受到新的挑战,再重复这样的一个循环。

 


 责任编辑:王德民(个人微信号:okdemin)

实习编辑:玄承智(邮箱:1270297549@qq.com)

 

凤凰网大学问(网址dxw.ifeng.com)是凤凰网旗下的高端思想频道,发布最新思想潮流、权威专家学者的原创文章,举办线下沙龙活动。欢迎订阅关注。

凤凰网独家稿件,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闻大学问,以致良知",凤凰大学问(dxw.ifeng.com)是凤凰网旗下一档关注中国与世界趋势性思想的栏目,希冀成为中国社会转型期的第一思想交流平台。

扫描二维码加微信

@凤凰大学问

返回顶部
往期回顾
山东聊城刺辱母者案引起广泛关注,本文是陈永生教授在仔细研读了一审判决书的基础上做出的分析。他认为判决书漏掉了对于欢有利的三大事实,结合鉴定结论、证人证言、紧迫性、必要性和法律规定,于欢的行为完全符合正当防卫的条件。而且于欢给对方以重创是完全必要的,不存在过当。于欢应无罪释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