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NO.18

中国精准扶贫新方向和对世界的意义

凤凰大学问沙龙NO.18 中国精准扶贫新方向和对世界的意义

沙龙简介

主题

中国精准扶贫新方向和对世界的意义

时间

2016年3月29日

地点

天则经济研究所

活动主办

凤凰大学问

主持人:张曙光 (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天则经济研究所学术委员会主席)

演讲嘉宾:

李小云 (国务院扶贫领导小组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国农业大学教授)

于建嵘(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教授,社会问题研究中心主任)

汤敏 (国务院参事、友成企业家扶贫基金会副理事长)

随着中国扶贫效益递减,以前出台一个政策覆盖几千万人的扶贫模式需要改变,中央提出了精准扶贫的新方向。习近平总书记年初提出了要“打好年度战役”的要求,李克强总理指出要完成1000万人脱贫的目标,汪洋副总理也要求要加快扶贫进度。扶贫关系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共产党的执政基础,对世界贫困问题的解决也具有重要现实意义。凤凰网大学问特邀对中国扶贫模式有不同探索的代表性人物,共同就扶贫问题展开讨论。以下是沙龙活动的实录。

【沙龙视频】李小云:贫困为何持续存在 允许农民自由流动是减贫的动力

【沙龙视频】于建嵘:基层政府扶贫是农村腐败重灾区 应鼓励民间自救

【沙龙视频】汤敏:解决贫困代际相传基本办法是教育补助

话题一

贫困根源

李小云:首先,社会转型过程必然会产生相对贫困。用早期的经典理论来讲,就是整个工业化的过程会导致无产阶级的绝对贫困化。第二,结构化产生了绝对性的贫困。第三,随着社会变化,很多东西都会致贫。比如因病致贫、因教致贫、因公致贫、因伤致贫等等。所以实际上现在很多贫困都是社会转型所形成的一些问题。

茅于轼:我们有各式各样的造成贫困的原因,但是从来没有听说因为资本家剥削的太狠了而导致贫困的。相反,资本家剥削使人致富,我们农村几亿农民进城被剥削,但还是摆脱了贫困,所以马克思的剩余价值理论是完全错误的。

于建嵘:我认为这个问题还是涉及了两个方面:第一个方面是市场禀赋的问题,比如资源条件、水、山、人的身体素质。第二个是社会政策,中国现在的贫困问题,并不是本来就存在的,而是政策的不自由把人们禁锢了才带来大量的社会贫困问题。

汤敏:我们曾经做过贫困家庭的调研,总结出的第一个致贫原因就是因病致贫。第二个是地区,我们叫成片的贫困。因为都是大山区,交通非常差,有些地方甚至不适合人类居住。最后这些居住地会随着下一代的迁出而慢慢被淘汰掉。第三个就属于“五保户”,即孤寡老人,这一类是任何社会都存在的。

 

话题二

扶贫现状

李小云:现在的贫困面临两种情况:一种是人口转型,一种是我国边缘地区的成片绝对贫困群体。

茅于轼:我很赞成现在国务院提出的精准扶贫,这个方向是对的。但它的难处,就在于很难区别真正困难和假困难,难以把资源准确配置到需要帮助的人身上,用经济学来讲是资源配置问题。

于建嵘:扶贫成为中国农村腐败最重要的领域。之前中纪委对一个地级市的审查通报中,有8起是扶贫贪污案件,其中有7起是地方村支书和村主任在贪污贫困款。因此假如继续按这个扶贫体系做下去,那一方面地方政府会为所谓的政治去拼命,另一方面这会成为许多从事扶贫工作的人谋取私利的机会。

汤敏:现在扶贫有两个主要任务:一个是把现在的贫困人口收入、生活保障等等提上去;另外一个是不让贫困代际相传。阻止贫困的代际相传,是当前精准扶贫工作非常重要的领域。

 

话题三

精准扶贫

李小云:所有实证经验证明,所有发达国家都实行了一种能确保处在公平、不形成大规模破产、产生其他问题的资产制度,这种制度和发达度直接相连,而所有贫困国家反倒不一定。因此,如何在现有社会政治制度保证的情况下推进穷人资产管理而非私有化很重要。

茅于轼:解决精准扶贫的一个办法,就是要大力扶持这些能够为穷人服务,而且不赔本的企业。

汤敏:现在解决贫困代际相传所采取的基本办法就是教育补助。目前国家在教育方面的精准扶贫投入了很多,而且这也是值得的,甚至是很有必要的。

 

话题四

政府和民间扶贫

于建嵘:我认为大力扶持所谓的公益、慈善是社会人的一种方法,但这要和政府的扶贫区分开。爱心不应和政府责任放在一起,政府的责任应是消除贫困,而爱心应是帮助贫困。

于建嵘:政府并不欢迎民间组织擅自进行扶贫项目实验,特殊身份者做的事情和普遍民众去推动事情进展是有差异性的,这其中牵涉到维护稳定的问题。因此我认为要区分两个问题:第一个,政府能管什么?第二个,老百姓能做什么?《慈善法》到今天为止都没有解决这个问题,它过多的强调了政府审批的权力,没有鼓励民间自我救助的能力。

 

茅于轼:我觉得慈善事业政府不要做,完全交给民间来做。因为慈善是需要一种热心和关怀,政府官员没有这个心情,不能做好慈善,只有民间才能做。而且政府的特点是有强制力,而慈善不需要强制力,政府要管应该是社会起码的福利水平。 

 
 

汤敏:政府应该做一些大的事情,比如说修路、办学校、办医院;而民间应该做一些实验性的、非常具体的事情。我们现在非常需要一个能够把广大老百姓的积极性调动起来,让他们通过举手之劳去贡献力量这样一种模式。一旦找到这个模式,我觉得政府跟民间互相的分工就会更清楚。

 

话题五

中国扶贫的世界意义

李小云:中国10亿人口脱贫本身就对世界的意义重大,它将世界贫困比例降到很低程度。第二,在上世纪80年代,中国跟众多发展中国家是一起转型的,中国是这些国家中唯一脱贫并发展起来的国家,而且中国是依靠发展农业实现脱贫的,中国是一个农业国家转型成功的案例,其他发展中国家也是农业国,对它们而言中国的成功有借鉴意义。第三,从1978年到1986年中国农业增长率是7%,而整个中国的经济增长率是13%,所以农业的发展是中国经济的重头。中国的贫困人口一下子从占总人口的84%降到42%,7年时间就将贫困人口减少一半。对于像非洲的发展中国家,当时大家一起面临转型,都寻求独立自主的发展道路,目前看来只有中国探索出成功模式。

感谢华夏银行特约赞助,张曙光老师全程主持

 
 

结语:

扶贫道路困难重重,如何“精准”是我们需要解决的一个方向。中国扶贫不仅仅关系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共产党的执政基础,这对世界贫困问题的解决都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什么是“凤凰大学问沙龙”?

“凤凰大学问沙龙”是“凤凰大学问(dxw.ifeng.com)”的线下活动,为促进社会的良性发展,一档汇聚学者与公共知识分子思想的品牌栏目。

联系方式

邮箱:daxuewen@ifeng.com
微博:@凤凰大学问

二维码

活动主办

凤凰网(www.ifeng.com)

活动承办

凤凰大学问(dxw.ifeng.com)

团队

出  品:凤凰网原创采访中心
监  制:陆 晖
策  划:王德民
编  辑:王德民
实习生:周晓雪
摄像:王鹏、马赛
剪  辑:孟繁强
摄  影:郭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