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张五常:特朗普的经济观有问题,没有战争中国必胜

如果美国失败,是败于恃武凌人。如果中国失败,是败于未富先骄——从西方引进的劳动法、社保、反垄断法、复杂税制等,皆未富先骄的行为。[详细]

2017-03-11 21:36:50

社科院国际学部主任张蕴岭:中国如何应对特朗普的挑战?

在这个时候,有人说中国作为领导者应该站出来做领导。我认为中国不是全球化的领导者,中国是一个参与者,是一个维护者,后来参与的都应该是维护者。我们可以团结大多数的国家来维护这个体制。[详细]

2017-02-10 17:35:05

郑永年:中国还需要继续向新加坡学习吗

中国学习新加坡容易学的部分已经学了,现在到了难学的部分,也就是新加坡的“软件”,制度建设。中国能不能在经济发展的基础上,通过学习包括新加坡在内的其他国家制度建设的经验,建设起一整套自己的制度,决定了中国是否能够继续崛起。[详细]

2017-01-20 13:24:59

俞可平:民粹为何是当下社会主要威胁?

民粹主义的政治努力,使得政治领袖们在短期内获得了广泛的群众支持,从而为政治稳定和经济起飞创造了有利条件。但这些努力的政治恶果,或者说其经济发展的政治代价,则是长时期的军人政权和个人独裁,具有超凡魅力的政治领袖牢牢控制平民大众,拥有绝对的权力。现代的民主政治通常难以在民粹主义流行的国家确立,代之而起的则是权威主义政治的确立。它的危害在于:1、导致权威主义和政治专权;2、危害经济发展;3、撕裂社会,危害团结;4、助长极端民族主义。[详细]

2017-01-14 17:26:06

中央政策研究室经济局原局长白津夫:创新的悖论和谜题

这意味着智能化的创新,这种去人化会使接近一半的人失去工作。还有一个创新的谜题,就是科技创新越发达它所体现在直接促进增长的方面越弱化。我们讲创新是解放人,但同时客观效果它又排挤人。[详细]

2017-01-07 18:16:51

张维迎:创新需要什么样的金融体制?

经济增长的方式的转变呼唤着创新型企业家,而创新高度的不确定性和长周期,决定了创新的制度,包括自由产权和法治更为敏感。创新需要完全不同于套利的经营体制。这个经营体制就是私人资本的自由交易形成的体制,我们的商业银行主导的经营体制不适合创新,国有银行主导的体制也不适合创新。政府主导的产权融资体制、股权体制也不适合创新,因此中国金融体制改革的基本方向,第一就是民营化,第二就是自由化,只有如此我们才有可能变成一个真正的创新型国家,中国的经济未来才有可能维持4%到5%的增长率。[详细]

2016-12-18 12:12:34

林毅夫:中国仍是全世界经济的原动力

我相信我们可以保持一个合适的投资增长率,有了投资增长率就会创造就业。就业状况好,家庭收入的增长也会比较快,就能比较好地撑起消费增长。投资跟消费都维持在一个合理的水平,我相信我们可以达到“十三五”规划提出的平均每年6.5%以上的增长。十八大提出的两个翻一番的目标也就能实现。6.5%的增长代表每年对世界贡献一个百分点的增长。现在世界的增长无非就三个百分点,我们每年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会是在30%,所以中国经济还会是全世界经济增长的原动力。[详细]

2016-12-18 10:01:49

金锦萍:罗尔事件梳理 谁有求助的权利?

求助者与资助者之间是一种特定法律关系:附特定目的的赠与。特定目的便是:帮助求助者解除困境。所以如果求助者编造虚假信息或者有意隐瞒事实的,会构成民法上的欺诈,资助者可以要求撤销法律行为并返还财产;如果求助者有非法占有的目的,以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的方法,骗数额较大的财物的,会构成诈骗罪并定罪量刑。[详细]

2016-12-15 16:52:27

许纪霖:中国没有贵族精神何来贵族?

今天的中国有富人而少贵族,贵族不是拥有权力与财富,而是有一种贵族精神。贵族精神是三个支柱:第一个是教养,第二个是责任,第三个是自由。[详细]

2016-12-12 15:58:40

白彤东:儒学能拯救世界

为什么精英跟民意的混合政体比自由民主政体更好?西方民主制的自由、法治、宪政是很好的东西,也是儒家能接受的东西。但是在自由民主整个安排里边,最有问题的就是一人一票制。或者说政治最终决策权来自于普选投票。现在很不幸,最有问题的制度,被全世界人民当做最没有问题的制度。[详细]

2016-12-07 10:50:49

中国老龄化调查报告:社会文明吗?看老年人活得怎么样

让人在步入老年之后,从精神到物质上富足,得到尊重,有能力自己选择自己的社群关系,这点是文明社会的体现。[详细]

2016-11-25 10:20:08

许小年:没有垄断没有超额利润就没有市场竞争

如果没有垄断没有超额利润,市场上不会有竞争。所谓完全竞争市场,比如我开个包子铺,能够每天把自己的劳动力成本收回来就可以了,那是不需要竞争的。竞争的起点是什么?是我能够看到超额利润,这个超额利润趋使我进行创新。创新有多种形式,有可能是产品创新,有可能是技术创新,有可能是在信息的搜集和处理上走在别人前面。[详细]

2016-11-24 18:06:26

纽约市大学教授徐平:川普难兑现诺言 这些对手得罪不起

此次民主党在参议员选举中事实上净增一席,在阻碍共和党获得60票绝对多数时仍游刃有余。另外,美国历史上多有大选获胜一方在两年后的国会中期选举中落败的先例。美国历史多次证明,与美国媒体为敌的政府鲜有得手的先例。[详细]

2016-11-18 16:46:42

季卫东:中国传统法律思维模式

回顾帝制中国的两千余年历史可以发现:通过秦律形成了以皇帝为顶点的一元化权力结构(强制的秩序),通过汉儒形成了以三纲六纪为框架的对称化权威体系(承认的秩序),并借助君父大义和修齐治平的推演方式使这样的权力结构和权威体系耦合在一起。这种传统国家的制度设计呈现出复杂系统的特征,难以发挥整合功能,并且不得不依赖于高度集中的权力。当社会变迁要求重新塑造权力结构时,首先需要解决的是如何认识和改变规范体系以及法律思维方式的属性。[详细]

2016-11-16 09:34:01

朱与非:特朗普当选是民粹主义的胜利吗?

共和党的世界就是土豪的世界,民主党的世界就是游士的世界。与特朗普在理念上对立的,是政治建制派、学院知识分子和媒体从业人员的精英主义,而不是基督教、企业家和共和党人的精英主义。[详细]

2016-11-14 09:35:16

郑永年:特朗普上台 中国不必担心

特朗普的当选对外交的影响,要远远大于他对内政的影响。美国三权分立的体制导致总统对国家内部的影响权力其实并不是很大,因为有太多的制约。但是美国总统在外交上有相当大的权力。特朗普在外交上可以做很多事情。[详细]

2016-11-11 19:5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