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童之伟:从刺死辱母者案看法治践行中的痼疾

对正当防卫抽象肯定,具体否定,在办理具体个案时往往打击公民用正当防卫的方式同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行为作斗争的积极性,是我国刑法和刑诉法适用中的一大痼疾。[详细]

2017-03-27 14:40:30

张五常:特朗普的经济观有问题,没有战争中国必胜

如果美国失败,是败于恃武凌人。如果中国失败,是败于未富先骄——从西方引进的劳动法、社保、反垄断法、复杂税制等,皆未富先骄的行为。[详细]

2017-03-11 21:36:50

山大韩国学院毕颖达:朴槿惠时代何以提前谢幕?

自“亲信干政”事件爆发后,舆论界和市民社会借机全力压上,形成了“全民办案”风潮,最终将朴槿惠赶下政坛。[详细]

2017-03-10 14:31:38

韩国专家金相淳:韩国总统为何多没好下场?如何改变?

2017年3月10日,韩国宪法法院通过了对总统朴槿惠的弹劾案。历届韩国总统都逃脱不了“亲信干政”和“亲信腐败”的问题。韩国从1987年“6·29民主化宣言”开始民主化进程的过去30年以来,每位总统的结局都是比较悲情,其背后的政治因素和社会原因是什么?[详细]

2017-03-10 14:07:45

孙哲:别只听主流媒体的,特朗普正稳步推进改革

本文是哥伦比亚大学中国项目联席主任孙哲老师2月26日在凤凰网大学问沙龙上的演讲。孙哲老师认为,特朗普并非主流媒体报道的那样没有章法,而是根据美国时代的不同稳步推荐美国的改革。特朗普不仅仅是另一个总统,而是另一类总统。美国有着强大政治传统,即使特朗普失败了,最多8年也会被选下去。[详细]

2017-03-01 10:39:41

郑永年:我们应该如何纪念邓小平

2017年2月19日,是中国老一代领导人邓小平逝世二十周年的纪念日。郑永年教授认为,制度更是衡量政治人物政治遗产的最重要标准。邓小平的遗产之所以有持久影响力,就是因为他为执政党留下了一套制度。比如,领导干部任期制、年龄限制、集体领导体制、干部任用制度、基层治理等,今天我们所看到的制度,都是在邓小平时代确立起来的。[详细]

2017-02-19 14:43:39

社科院国际学部主任张蕴岭:中国如何应对特朗普的挑战?

在这个时候,有人说中国作为领导者应该站出来做领导。我认为中国不是全球化的领导者,中国是一个参与者,是一个维护者,后来参与的都应该是维护者。我们可以团结大多数的国家来维护这个体制。[详细]

2017-02-10 17:35:05

秦晖:为什么人们厌恶帝制?

实际上专制权力如果不受制约,“欲尚存噍类焉得乎”的,首先是中国人自己。即使国力孱弱谈不上扩张,专制暴政下的汉族与其他民族照样有遭屠杀乃至灭绝的可能。[详细]

2017-01-20 16:02:22

郑永年:中国还需要继续向新加坡学习吗

中国学习新加坡容易学的部分已经学了,现在到了难学的部分,也就是新加坡的“软件”,制度建设。中国能不能在经济发展的基础上,通过学习包括新加坡在内的其他国家制度建设的经验,建设起一整套自己的制度,决定了中国是否能够继续崛起。[详细]

2017-01-20 13:24:59

刘军宁:左翼自由主义“左”在哪里?

中国的知识界一直对“右”深怀疑虑,而对“左”则一往情深。难道“左”真是中国人挥之不去的国民性吗?难道身处远东的中国人中也流行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吗?难道一个世纪之后,“左”经过改头换面,又满面春风卷土重来吗?[详细]

2017-01-19 18:27:02

郑永年:司法的相对独立再怎么强调也不为过

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中国舆论场上讨论最激烈的话题,无疑是中国的司法独立。实际上,早在几年前,郑永年教授在自己的著作中详细阐述了一个重要观点:司法的相对独立性对社会建设的重要性怎么强调都不为过。郑永年教授反复强调,司法独立对统治者和被统治者来说,都是一场双赢游戏。司法独立,牺牲掉的只是少数权势人物,而赢得胜利的则是整个政权。[详细]

2017-01-16 11:57:22

俞可平:民粹为何是当下社会主要威胁?

民粹主义的政治努力,使得政治领袖们在短期内获得了广泛的群众支持,从而为政治稳定和经济起飞创造了有利条件。但这些努力的政治恶果,或者说其经济发展的政治代价,则是长时期的军人政权和个人独裁,具有超凡魅力的政治领袖牢牢控制平民大众,拥有绝对的权力。现代的民主政治通常难以在民粹主义流行的国家确立,代之而起的则是权威主义政治的确立。它的危害在于:1、导致权威主义和政治专权;2、危害经济发展;3、撕裂社会,危害团结;4、助长极端民族主义。[详细]

2017-01-14 17:26:06

中央政策研究室经济局原局长白津夫:创新的悖论和谜题

这意味着智能化的创新,这种去人化会使接近一半的人失去工作。还有一个创新的谜题,就是科技创新越发达它所体现在直接促进增长的方面越弱化。我们讲创新是解放人,但同时客观效果它又排挤人。[详细]

2017-01-07 18:16:51

周濂:流沙状态的当代中国政治文化

当代中国的政治文化到底有哪些特点?它们与自由民主制度是否存在所谓的“选择的亲和性”?莫非真的存在所谓的“中国例外论”?[详细]

2017-01-04 15:34:10

郑永年:西方越来越右倾,中国怎么办?

在内部,理想地说,中国要既不能左,也不能右,应继续沿着中共十八大以来所确定的改革路线往前走。对中国领导层来说,内部建设仍然是重中之重。所需要建设的是制度,而非简单地惩罚腐败者。如果制度继续不健全,腐败仍然会前赴后继。数千年的历史已经说明了这一点。[详细]

2017-01-03 14:17:24

王贵松:雷洋案中不应忽视的行政执法问题

不是雷洋有嫖娼行为,公安机关的任何执法行为就能被合法化了。[详细]

2016-12-26 10:08: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