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秦晖:为什么人们厌恶帝制?

实际上专制权力如果不受制约,“欲尚存噍类焉得乎”的,首先是中国人自己。即使国力孱弱谈不上扩张,专制暴政下的汉族与其他民族照样有遭屠杀乃至灭绝的可能。[详细]

2017-01-20 16:02:22

郑永年:中国还需要继续向新加坡学习吗

中国学习新加坡容易学的部分已经学了,现在到了难学的部分,也就是新加坡的“软件”,制度建设。中国能不能在经济发展的基础上,通过学习包括新加坡在内的其他国家制度建设的经验,建设起一整套自己的制度,决定了中国是否能够继续崛起。[详细]

2017-01-20 13:24:59

刘军宁:左翼自由主义“左”在哪里?

中国的知识界一直对“右”深怀疑虑,而对“左”则一往情深。难道“左”真是中国人挥之不去的国民性吗?难道身处远东的中国人中也流行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吗?难道一个世纪之后,“左”经过改头换面,又满面春风卷土重来吗?[详细]

2017-01-19 18:27:02

郑永年:司法的相对独立再怎么强调也不为过

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中国舆论场上讨论最激烈的话题,无疑是中国的司法独立。实际上,早在几年前,郑永年教授在自己的著作中详细阐述了一个重要观点:司法的相对独立性对社会建设的重要性怎么强调都不为过。郑永年教授反复强调,司法独立对统治者和被统治者来说,都是一场双赢游戏。司法独立,牺牲掉的只是少数权势人物,而赢得胜利的则是整个政权。[详细]

2017-01-16 11:57:22

俞可平:民粹为何是当下社会主要威胁?

民粹主义的政治努力,使得政治领袖们在短期内获得了广泛的群众支持,从而为政治稳定和经济起飞创造了有利条件。但这些努力的政治恶果,或者说其经济发展的政治代价,则是长时期的军人政权和个人独裁,具有超凡魅力的政治领袖牢牢控制平民大众,拥有绝对的权力。现代的民主政治通常难以在民粹主义流行的国家确立,代之而起的则是权威主义政治的确立。它的危害在于:1、导致权威主义和政治专权;2、危害经济发展;3、撕裂社会,危害团结;4、助长极端民族主义。[详细]

2017-01-14 17:26:06

中央政策研究室经济局原局长白津夫:创新的悖论和谜题

这意味着智能化的创新,这种去人化会使接近一半的人失去工作。还有一个创新的谜题,就是科技创新越发达它所体现在直接促进增长的方面越弱化。我们讲创新是解放人,但同时客观效果它又排挤人。[详细]

2017-01-07 18:16:51

周濂:流沙状态的当代中国政治文化

当代中国的政治文化到底有哪些特点?它们与自由民主制度是否存在所谓的“选择的亲和性”?莫非真的存在所谓的“中国例外论”?[详细]

2017-01-04 15:34:10

郑永年:西方越来越右倾,中国怎么办?

在内部,理想地说,中国要既不能左,也不能右,应继续沿着中共十八大以来所确定的改革路线往前走。对中国领导层来说,内部建设仍然是重中之重。所需要建设的是制度,而非简单地惩罚腐败者。如果制度继续不健全,腐败仍然会前赴后继。数千年的历史已经说明了这一点。[详细]

2017-01-03 14:17:24

王贵松:雷洋案中不应忽视的行政执法问题

不是雷洋有嫖娼行为,公安机关的任何执法行为就能被合法化了。[详细]

2016-12-26 10:08:49

童之伟:中国监察体制改革,除非修宪别无选择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五次会议25日下午表决通过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在北京市、山西省、浙江省开展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的决定。2016 年11 月7 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关于在北京市、山西省、浙江省开展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方案》。《方案》和其它权威信息来源表明,改革全面铺开将促成在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下形成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人民监察委员会、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五个最高国家机关并列的格局。[详细]

2016-12-25 19:55:20

张维迎:创新需要什么样的金融体制?

经济增长的方式的转变呼唤着创新型企业家,而创新高度的不确定性和长周期,决定了创新的制度,包括自由产权和法治更为敏感。创新需要完全不同于套利的经营体制。这个经营体制就是私人资本的自由交易形成的体制,我们的商业银行主导的经营体制不适合创新,国有银行主导的体制也不适合创新。政府主导的产权融资体制、股权体制也不适合创新,因此中国金融体制改革的基本方向,第一就是民营化,第二就是自由化,只有如此我们才有可能变成一个真正的创新型国家,中国的经济未来才有可能维持4%到5%的增长率。[详细]

2016-12-18 12:12:34

林毅夫:中国仍是全世界经济的原动力

我相信我们可以保持一个合适的投资增长率,有了投资增长率就会创造就业。就业状况好,家庭收入的增长也会比较快,就能比较好地撑起消费增长。投资跟消费都维持在一个合理的水平,我相信我们可以达到“十三五”规划提出的平均每年6.5%以上的增长。十八大提出的两个翻一番的目标也就能实现。6.5%的增长代表每年对世界贡献一个百分点的增长。现在世界的增长无非就三个百分点,我们每年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会是在30%,所以中国经济还会是全世界经济增长的原动力。[详细]

2016-12-18 10:01:49

金锦萍:罗尔事件梳理 谁有求助的权利?

求助者与资助者之间是一种特定法律关系:附特定目的的赠与。特定目的便是:帮助求助者解除困境。所以如果求助者编造虚假信息或者有意隐瞒事实的,会构成民法上的欺诈,资助者可以要求撤销法律行为并返还财产;如果求助者有非法占有的目的,以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的方法,骗数额较大的财物的,会构成诈骗罪并定罪量刑。[详细]

2016-12-15 16:52:27

郑永年:政府重金融轻实业的结果将会是灾难性的

今天的中国,尤其是年轻人,没有多少人会想踏踏实实地去创业,而是拼命施展“投机精神”来发财致富。[详细]

2016-12-12 16:21:03

许纪霖:中国没有贵族精神何来贵族?

今天的中国有富人而少贵族,贵族不是拥有权力与财富,而是有一种贵族精神。贵族精神是三个支柱:第一个是教养,第二个是责任,第三个是自由。[详细]

2016-12-12 15:58:40

盛洪:保护企业产权不能光靠中央政府的努力

2016年中国民营企业论坛之民企产权保护和民资出路研讨会于12月6日在北京举行。研讨会由天则企业家研究中心主办,凤凰大学问(dxw.ifeng.com)媒体支持。李炜光、盛洪、贺卫方、李庄等经济、法律和企业界人士参加。[详细]

2016-12-08 10:3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