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魏格林:民族主义与国家如何对待历史密切相关

西德的叙述强调德国人不能自己解放自己,是世界反法西斯力量拯救了他们,而对犹太人受难者表示同情;东德的叙述强调反抗,但不提倡对犹太人受难者的同情。两个不同叙事与两种身份认同联系在一起。这就产生了这样一个大概可以简单概括的对立:东德的潜在民族主义是西德不能接受的;而西德丝毫没有民族主义,也是东德所不能接受的。[详细]

2017-01-10 20:43:05

大数据报告:交通和户籍鸿沟拖北京创新发展的后腿

不包括环境、社会等损失在内,仅以经济损失核算,以交通成本为例,首都“创新人”每年通勤时间造成潜在经济损失约为1300亿元,超过2014年全国一半左右的地级市和西藏自治区一年的GDP。首都“创新人”中外来人口比例占56.4%。但是,近年来取得户籍的首都“创新人”比例呈现下滑趋势,“户籍鸿沟”已经影响了北京对外来“创新人”的吸引力。[详细]

2017-01-07 19:12:28

杨庆堃:寻找宗教在中国社会中的位置

弥漫性宗教的神学、仪式和组织则与世俗组织制度交织在一起,“成为世俗制度的观念、仪式和结构的一部分”,没有独立于世俗组织的独立性。在中国的制度性宗教主要有佛道教。弥漫性宗教则依附于、渗透于各种世俗组织之中,因而俯首即是。[详细]

2017-01-04 16:00:50

王润泽:大选报道与美国媒体的党派色彩

今年美国大选,美国传统媒体普遍支持希拉里。大选结束后,很多分析认为传统媒体在数据分析上有误,导致站队错误。实际上,美国传统媒体支持希拉里,不是技术性的判断失误,而是大部分媒体本身就是某个政党的支持者,大选中是有立场和选择的。换句话说就算是他们计算出来特朗普会胜,也会照样支持希拉里,并不遗余力为她造势。这一点从大选传统中可以看出。王润泽教授针对2004年美国大选时的分析文章或许可以提供历史的线索。[详细]

2017-01-04 15:40:45

冯兴元:中国的宏观税负到底有多高?

目前一些学者认为民营企业税负是间接税,就容易转嫁税负,这种看法无疑是错误的。其实,民企的惨景不仅仅限于“死亡税率”,很多民企还面对着“死亡利率”。[详细]

2017-01-04 15:23:07

许纪霖:中国知识分子为何不能成为社会的重心

近代中国的“知识人社会”是一个奇迹,也是一座建立在沙滩上的象牙之塔。当战乱纷至沓来时,终究倒了。曾经辉煌过,却没有熬过乱世。[详细]

2017-01-04 15:11:16

萧公权:中国的政治病

重国轻民的最大流弊是养成官吏漠视民间疾苦的心理,促成政府啬下丰上的政策。[详细]

2017-01-04 15:03:57

刘军宁:古代政治与现代政治的分野

政治也许是人类事务中最扑朔迷离、最令人难以琢磨的,但又与每个人的利害攸关的现象之一。“政治是一个幻觉的舞台,粗心的观察者看不出它的底细。”作一个细心的观察者,把观察到的底细公之于众,便是政治学家们所从事的行当。[详细]

2017-01-03 14:37:16

荣剑:“东亚问题”与东亚双峰政治

“东亚”这个概念,首先是一个地理的概念。这个地理概念是由谁先提出来的?是日本人。原来在东方和西方之间,不管是中国、日本还是韩国,都只具有自己的国家意识。尤其是中国,它对外宣示的是“中华”和“天下”意识,而根本不可能有“东亚”意识,不可能有东亚这个区域感和归宿感。那么,日本人为什么会首先提出东亚这个概念?东亚意识何以会成为日本人的一个地缘认同意识?日本著名学者子安宣邦教授所写的《东亚论:日本现代思想的批判》,有对东亚概念的一系列反思,本文的一部分相关知识也来源于对这本书的认知。[详细]

2016-12-25 20:47:52

万喆:曹德旺不是产业外逃,他又不傻

最近,福耀玻璃公司董事长曹德旺在接受采访时,谈到了自己在美国投资10亿美元建厂的经历,通过对中美两国企业税负和其他成本的比较,他得出了中国制造业税负比美国高35%的结论,并坦言自己之所以在美国建厂,就是为了减轻企业的负担,为企业创造更多的利润。这一谈话发表以后,“曹德旺跑了”的说法不胫而走。曹德旺很快出来澄清,表示自己事业的重心仍在国内,并没有“逃跑”的打算。[详细]

2016-12-23 18:01:57

龚刃韧:雾霾“自然灾害”?推卸政府责任的法案

既然中国已于2015年4月成立了以副总理担任组长的中国足球改革领导小组,那理应成立一个更高级别的防治空气污染或环境污染领导小组。[详细]

2016-12-21 10:00:05

汪晖:代表性断裂与"后政党政治"

近年来,全球政治进入一个“多事之秋”,日本执政联盟以多数优势强行通过安保法案,特朗普赢得美国总统大选,意大利公投否定修宪提案。政党政治作为现代国家治理的基本形式,陷入某种裹足不前的境地中,难以继续扮演协商利益表达、消弭冲突、塑造共识的角色。[详细]

2016-12-19 10:16:38

林泉忠:特朗普上台 对中国真有利吗?

中国的贸易优势将一去不复返,也使中国经济失去最大的增长动力,这对“新常态”的中国经济,无疑是雪上加霜。[详细]

2016-12-12 16:27:14

刘军宁:君臣秩序中,每个个体都是小写的

圣王不作,处士横议,杨朱、墨翟之言盈天下。天下之言,不归杨,则归墨。杨氏为我,是无君也;墨氏兼爱,是无父也。无父无君,是禽兽也。杨墨之道不息,孔子之道不著。——孟轲[详细]

2016-12-12 10:55:04

刘军宁:纳粹与希特勒:姓左,还是姓右?

对每个人的生命权、自由权与财产权的态度,是区分左与右的根本尺度。极权主义不分左右。凡是极权,都是左翼。希特勒与纳粹不是右派,是左派,而且是极权左派![详细]

2016-12-12 10:35:38

郑宇:全球化可逆?

如果发生在8年前的全球金融危机尚不能动摇全球化的根基,为什么我们今天会如此担心全球化逆转呢?关键点在于,全球化引起争议的关键不是如何创造财富,而是如何分配财富。正是由于全球化下的财富分配不均,对全球化的质疑和反对才从未消失,即使是在全球化理念最鼎盛的90年代。[详细]

2016-12-08 10:2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