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国2017-04-28 第397期

朝戈:个性的解放,自由的笔触,独特的境界

本文为朝戈4月13日在“文明自觉时代的艺术”(袁运生艺术展)研讨会上的发言,凤凰网大学问整理发布。

我喜欢两个东西,一是艺术家对情感世界的执着追求,一是知识界超越利益的理想寻求。我们这个时代太功利了,把人捆绑得喘不过气来,让人有一种精神窒息感。

我刚才看了袁先生的展览,在他那一代人里头,袁先生是非常特殊的。我觉得袁先生的艺术有三个倾向:一是现实主义的倾向,二是现代主义的倾向,三是个人主义的倾向。特别是在60年代以后,他慢慢表现出了个人的叙述倾向,就是个人,我既不像你这个体系,也不像政治的叙述,就是讲个人的故事,这其实就是现在我们说的个性解放。袁先生很早便开始解放自己的个性,他自由的笔触,解放的程度是超越那些规范的,他的精神面貌谁都比不了。

给我印象很深的,是画展中2015年画的那三张,画的是海边,呈现出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境界,这个境界是什么呢?就是一个人走过了很长的生命历程,有了很多丰富的感受,最后激变出的一种情感,这个情感绝不是有才华的人在很年轻的时候就能产生的,而是必须经过漫长人生的陶冶、沉淀。

凤凰网独家稿件,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闻大学问,以致良知",凤凰大学问(dxw.ifeng.com)是凤凰网旗下一档关注中国与世界趋势性思想的栏目,希冀成为中国社会转型期的第一思想交流平台。

扫描二维码加微信

@凤凰大学问

返回顶部
往期回顾
本文为朱其4月13日在“文明自觉时代的艺术”(袁运生艺术展)研讨会上的发言,凤凰网大学问整理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