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国2017-04-28 第396期

朱其:并不存在截然分明的东西方艺术史

本文为朱其4月13日在“文明自觉时代的艺术”(袁运生艺术展)研讨会上的发言,凤凰网大学问整理发布。

从艺术史的角度说,实际上艺术一开始就是东西方互动的一个事情。埃及雕刻影响了希腊雕塑,希腊罗马艺术进入了印度,影响印度的雕塑和建筑,印度的佛教影响了中国,中国的水墨画影响了日本,欧洲的现代主义影响了亚洲艺术,等等。所以,不能说有一个截然分明的东西方艺术史。还有,希腊雕塑实际上跟后来的罗马雕塑不是一种,希腊雕塑的源头其实是在埃及,不过欧洲学者不愿意把欧洲艺术的源头说成是埃及的。

西方艺术进入亚洲,我觉得它会面临四大方面的现代性困局:一是西方的观念省思来改造自身的语言传统;二是语言观念的民族主义;三是受到西方艺术史及语言史的影响;四是亚洲在20世纪基本完全放弃了艺术跟神性、跟诗学的关系。

20世纪的中国艺术我们需要重新认识。我们20世纪实际上跟西方艺术有一个时间差,我们不应该把形式主义的抽象当做是现代性的指标。此外,我认为,不应该从纯艺术的视角来看问题,不光是文明史,甚至像宗教哲学,包括量子力学、计算机科学里对空间视觉的理解,都应该成为当代艺术的一部分。

凤凰网独家稿件,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闻大学问,以致良知",凤凰大学问(dxw.ifeng.com)是凤凰网旗下一档关注中国与世界趋势性思想的栏目,希冀成为中国社会转型期的第一思想交流平台。

扫描二维码加微信

@凤凰大学问

返回顶部
往期回顾
本文为刘悦笛4月13日在“文明自觉时代的艺术”(袁运生艺术展)研讨会上的发言,凤凰网大学问整理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