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国2017-04-28 第395期

刘悦笛:创造性和复合性是评判当代中国艺术的两大标准

本文为刘悦笛4月13日在“文明自觉时代的艺术”(袁运生艺术展)研讨会上的发言,凤凰网大学问整理发布。

2001年的时候我和纽约大学合编过一本英文书,翻译成中文就叫《当代中国艺术的颠覆性策略》,当初在书的封面选择上有一些争论,因为这个封面是放虎归山。美国批评家和美术家说当代艺术是猛虎,要摆脱政治的束缚。我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现象:我们既面临政治意识形态的压力,又面临市场意识形态的压力。中国艺术一直处于一个牢笼和枷锁当中。

当代中国艺术可以分为四段时期:第一段是1978年到1985年,大家都非常熟悉,这时候是市场经济,这时候的艺术是再现社会生活,是以现实主义主导;第二段是1985年到1989年,这个阶段形成了精英文化和国家文化的二元对立格局,那是一个启蒙时代了,对于艺术家来说,需要强调艺术自律、强调审美自觉;第三段是1989年到1998年,这时候出现了大众文化、国家文化、精英文化“三足鼎立”的局面,艺术界形成了官方艺术群、学院艺术群、前列艺术群;第四个阶段,就是进入到了一个全球化的格局。

我们如何能确定当代艺术的评判标准?这个标准跟艺术的定义有关。定义“艺术”起码有两个条件:一是相关性,二是意义。如果某物代表了一种意义,它就是一个艺术品,最简单的定义就是:一个艺术品一定是关乎某物的,且还关乎某种意义。关于当代中国艺术的评判标准,我认为,第一是要有创造性,也就是自本土生根;第二是要呈现出一个复合性的意义,这是当代艺术非常重要的一个层面。

凤凰网独家稿件,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闻大学问,以致良知",凤凰大学问(dxw.ifeng.com)是凤凰网旗下一档关注中国与世界趋势性思想的栏目,希冀成为中国社会转型期的第一思想交流平台。

扫描二维码加微信

@凤凰大学问

返回顶部
往期回顾
本文为荣剑4月13日在“文明自觉时代的艺术”(袁运生艺术展)研讨会上的发言,凤凰网大学问整理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