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国开行原副行长高坚:国家政策要看市场,地方政府的产业基金靠不住


来源:凤凰大学问

绿色经济、绿色金融这两个重要的环节,国家政策怎么样给这些国有企业、银行、贷款人还有地方政府激励,使他们愿意这样做。我们要看市场的真正需求,如果市场没有这种需求,我们会创造这种需求来。

高坚:国家开发银行副行长

时间比较短,很难全面讲金融和绿色经济之间的关系和作用。我想首先引用科斯定理,科斯是这样说的,如果没有交易成本,资源就会流向它最需要的地方去。这里有两个问题,一是交易成本,一是最需要。

谈到绿色经济、绿色金融,大家很容易想到两个问题:一个就是我们如何认识绿色金融的重要性,一个是我们如何去监管。如果我们向这两方面努力,我觉得我们就忽略了科斯定理中讲的这两个重要的因素。一个是最需要,什么是“最需要”?那就是市场。

所以如果把市场的真正需求理顺了,那么资源会到这里去。资源去的过程还会有交易成本,很大程度上是制度交易成本。我们必须把这些管理理顺,可能政府在这里是起到最重要的作用。

首先政府的目标是什么?过去我们追求GDP,很多年来我们地方政府的业绩是通过GDP考核的,所以地方政府第一追求GDP。第二地方政府需要税收。很多地方没有建立加工业的条件,但是有资源,比方说西北、东北这些地方,自然资源很好,有很多、煤炭、钢铁矿业,大家很快就转向说能开发一些煤矿,可以政府可以征一些资源税,财政就能过得很好。所以这里面一个问题就是,中央向地方转移支付,能不能解决某些地区财政本身的需要问题。因为财政要做的事情就是要保证它的财政支出能够实现当地的行政支出,文教、科学、卫生的支出,社会稳定等等多方面政府需要做的事情。

所以我们的财政体制在这方面还需要努力。现在地方政府追求GDP观念逐渐在改变,但是还没有完全改变。金融在这里面所起到的作用,我觉得可能还不是最首要,因为金融体制面临着改革。

金融体系中,哪些能实施绿色金融呢?一个是政策性金融机构,比方说国家开发银行。国家开发银行从1994年成立以后,致力于基础设施的建设,从2003年以后的开发性金融,支持全国基础设施的发展,使中国经济能够在2000年以后实现两位数的增长。基础设施的改善大大提高了中国经济的效率,所以中国的竞争力也迅速加强。开发银行逐渐地把它自己的重点转向绿色、环保、节能、棚户区改造、城市基础设施改造等等这些领域。所以政策性的银行和机构能做很多事情。

可能很多人会以为,政策性银行一定是拿国家补贴的,不然。其实国家银行这些年的贷款还有它的各种基金对于经济的投入,基本上是政策性的,但是开发银行的资金来源确实在市场中发债,并没有得到国家的补贴,除了棚户区近几年发展起来的项目。所以不需要国家补贴,或者不用国家补贴,同样可以实现政策性的目标。

当然很多银行作为商业银行,他们的资金来源是短期的,它存贷款,所以它只能做短平快的项目。大家忽略了一个重要的事实就是我们的金融体系正面临着重大的改变。其实一直到80年代末期,我们中国是一个金融压抑的阶段,这个阶段国家动员全部金融资源,孕育国家重点建设,资金成本相对比较低,拿钱的人实际上储户利率非常低,很多时候是负的。

所以后来到90年代我们金融市场,就是上交所、深交所加上国债的市场化改革,股市、债市从那个时候开始出现。然后我们经历了一个利率双轨制的阶段,就是计划利率,存贷款的利率和市场化的利率,就是债券发行成本的利率,这两者共存了16年的时间。到了2001年以后,我们逐渐放开贷款和存款利率。这个时候,金融体系面临的发展就是银行体系在逐渐缩小,直接融资,也就是通过债券的方式,在迅速的发展。

直接融资也包括各种资金,但是只有债券资本市场的发展,才为基金业的发展提供基础。因为有了更多的债券产品,股票产品,还有资产证券化的产品,信托产品等各种产品,就会有金融机构,特别是投行、证券公司,就会把这些产品组合成风险可控的条件下收益最高,收益目标的前提下风险最低。

这样金融市场就逐渐形成了以债券资本市场为主的一个市场体系。所以我们第四个阶段的金融市场深化阶段,在深化的过程中,我觉得我们产生大量的基金,包括对冲基金或者市场基金等等,这些基金适合各种经济的产品,绿色经济,金融市场形成的虚拟经济下体内循环等等。

忽略了一个事实,过去我们的经济比较简单,传统产业银行有贷款,信贷长一点就是开发银行、债券银行,信贷短一点的就是信贷银行。现在经济变得复杂了,产业在重新分化,新的产业的回报、未来的预期等等不是一般做银行的人能判断出来的,所以在银行业方面就迅速分出了更多的行业,基金业属于这里面分化出的行业,基金业在战略资本市场的发展基础上才能实现。这个分化是有以这个为基础的,有更加深远的意义,也就是基金管理人按市场的方向去看,他们就会更多地投入到国家政策鼓励的领域去,因为这些政策领域会有国家的,比方说某种政策在这里面。

所以我觉得,国家的政策一定和金融业这个发展的趋势互相吻合,但现在我知道很多地方政府搞了产业基金,包括节能环保基金、绿色基金。这些基金的效果如何,其实还很难说,因为首先怎么样去判断绿色环保?我知道很多企业包装包装,绿色环保、节能环保、新能源汽车拿国家的补贴。很多地方都有政府主导的各种基金,这些基金当然后来很快就有实际控制人,是不是钱都很快用出去了,用到有效的地方去,我觉得很多还没有完全做到。

所以我们一定要理解,所谓绿色经济、绿色金融这两个重要的环节,国家政策怎么样给这些国有企业、银行、贷款人还有地方政府激励,使他们愿意这样做。第二就是我们要看市场的真正需求,如果市场没有这种需求,我们会创造这种需求来。

绿色环保是每个老百姓需要的,但是这个老百姓需要怎么样能转化为真正的需求?老百姓有这种需求,怎么样能反映转变成政府的积极性,我觉得这是非常重要的。

所以我们要考虑这两个环节,这两个环节有很多很多事情要做,金融机构要考虑,市场要考虑,金融机构的发展距离这个也还有很长很长的路。债券资本市场的发展,现在民企融资依然是很困难的,我们喊了很多年要支持中小企业,民营企业,为什么钱仍然不会到那里去,问一下银行考核的办法就知道了,如果给民企贷款,有了问题他的责任是给国企贷款不同的,这就是我们需要反思的。

 

本文版权所有,转载请联系授权。

欢迎关注凤凰网大学问公众号(ID:ifengdxw)阅读更多文章。

[责任编辑:刘思羽 PN153]

责任编辑:刘思羽 PN153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