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国资委季晓南:央企70%的资产分布在能耗高污染大的领域


来源:凤凰大学问

中央企业70%的资产分布在能耗高、污染大的重化工业领域,特别是钢铁、煤炭、炼油、化工、有色等行业,而这些行业既是能耗高污染大的行业,也面临着产能过剩的拮据,兼并调整布局解构,兼并去产能既可以减少资源浪费,也有利于绿色发展。

季晓南:国务院国资委重点大型监事会主席

很高兴应邀参加2017中国绿色发展论坛,在美国政府一宣布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后不久,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绿色工业平台中国办公室和联合国内有关机构共同举办这次论坛,这既反映了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应对气候变化的态度不会改变,也体现出在绿色转型漫长的马拉松中,中国的脚步不会停留。因为这是中国可持续发展的内在要求,也是中国继续维护和推动全球气候治理进程对于世界的坚定程度。

借此机会,我就企业,特别是中国国有企业在绿色经济发展中的作用,谈三点认识。

01.企业是实现绿色发展的实施主体和重要力量

第一,企业是实现绿色发展的实施主体和重要力量。

当今世界追求绿色发展,遏制气候变化,拯救地球家园,已经成为人类的共同使命和历史责任。绿色发展作为一种新的发展形态,是对传统发展方式的全新变革,是人类社会实现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必然选择。绿色发展是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必然要求,也是实现中国梦的必然选择。我国虽然经济总量位居世界第二,但人均GDP仍处于中等收入水平,经济发展面临着资源运输趋紧,环境污染严重,生态系统退化等严峻问题,如何在经济发展和生态环境保护之中找到平衡,实现双赢,是我国亟待破解的难题

企业是绿色发展和低碳经济的实施主体,也是绿色制造的制造载体。作为产品的生产商和服务的提供商,企业能否牢固树立和积极实施绿色发展,对我国走向生产发展、生活富裕、生态良好文明发展道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具有极为重要的影响,对全球气候治理也具有十分重要的影响。以绿色发展理念引导生产经营活动是时代赋予企业的历史责任,也是企业履行社会责任的新的时代要求。

从污染严重向绿色发展的转型,不仅意味着承担更多责任,更意味着抛弃过去的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必然要付出相应的代价,不仅可能影响企业的短期经济效益,增加企业的成本支出,还有可能会砸了员工的饭碗。

当前世界经济正处于缓慢复苏的重要阶段,我国经济正处于转型升级的关键时刻,传统行业和领域的不少企业受产能过剩、成本上升、创新不足等影响,生产经营陷入比较困难的境地。对于转型处于关键期、发展处于爬坡期的许多中国企业来说,如何处理好企业发展和环境治理的关系,不仅考验企业绿色发展的理念与意志,更考验企业实现绿色发展的能力和智慧。应该说,我国绝大多数企业能够严格按照国家绿色发展的要求,自觉践行绿色发展和绿色制造的主体责任,在推进绿色工厂建设,实现用地节约化,原料无害化,生产清洁化,废物资源化,能源低碳化等目标方面做了大量工作,为我国的绿色经济发展作出了积极重要贡献。

当然也要看到,一些企业特别是一些生产经营比较困难的传统企业,在绿色发展方面,没有认真履行社会责任,甚至存在违规和违法行为。2017年5月26日-6月1日,国家环保部开展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大气污染防治强化督察,在这周内23个督查组共检查了2459家企业和单位,发现1954家企业存在各类环境问题,占比近80%。而一年多来经过了三批环保督察以初步立案检查污染企业和单位15586家罚款7.5亿元,立案侦查1154件,行政和刑事拘留1075人,问职10426人,约谈12386人。这既充分显示了中国政府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生态环境,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生态环境的坚强决心,也映照出一些地方和企业环境保护说起来重要,喊起来响亮,做起来挂空档的情况。

这一事实说明,在我国推进绿色经济发展的任务相当艰巨,任重而道远。那么需要研究的就是,在我国当前的经济情况下,在当前的发展阶段,除了严格地督察和惩治以外,如何建立一套有效的社会体系,防止企业滥用溢出效益来破坏环境是需要我们认真研究的问题。

这既需要充分发挥科技社会的监管作用,充分发挥第三方的监测作用,充分发挥环保部门的监管作用,同时也要充分调动社会、公众参与提升环境质量的积极性。让环境治理主体逐步多元化,使人人都成为绿色发展的监管对象,同时也是绿色发展的监管主体,解决污染源,随时发展和监控队伍人员有效解决力所能及的问题。

这是我所想讲的第一点,就是企业的发展困难,与当强环境治理导致的成本增加,企业发展面临加剧困难如何处理这是一个突出问题。

02.国有企业应在绿色经济发展中发挥带动和表率作用

第二要讲的国有企业应在绿色经济发展中发挥带动和表率作用。

在我国国有企业是推进国家现代化、保障人民共同利益的重要力量,是现代化建设和国家事业的重要物质基础,也是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实现绿色经济发展的重要动能。从我国的实际情况看,国有企业特别是中央企业,应在绿色经济发展中发挥带动和表率作用,国有资本的属性和使命要求国有企业在绿色经济发展中要发挥引领和表率作用。

国有企业属于全体人民所有,国有企业的产权属性决定了国有企业的投向必须兼顾国家发展目标。中国共产党十八届三中全会做出的决定强调,国有资本投资运营要服务于国家战略目标,更多投向关系国家安全、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领域,并把保护生态环境确立为国有资本投资的一个重要方向和重点领域。

2015年8月24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的《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明确把国有企业在提升自主创新能力,保护资源环境,加快转型升级,履行社会责任中的引领和表率作用充分发挥,确立为国有企业深化改革的主要目标之一。国有企业的规模和人力也要求在绿色经济发展中发挥带动和表率作用。国有经济在我国经济和社会发展中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截止2016年底全国国有经济总量达到137.72万亿元,其中中央企业69.48万亿元。2016年,进入世界500强的中国内地企业97家,其中国有企业83家。那么无论是经济总量还是大企业的数量都要求在绿色发展中承担更多的责任,这既是中国的需要,也是世界的普遍现象。

绿色发展必须依靠创新,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也是国家和民族的强盛之基,进步之魂。中国共产党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并确立了新的发展理念,把创新摆在新发展理念之首。推进绿色发展,必须高度重视和积极推进创新驱动战略,国有企业特别是中央企业是我国科技创新的主力军。截止2015年年底,国家重点实验室117家,其中中央企业建立了国家重点实验室90家,占比为51%。经国家科技部认定的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全国146个,其中由中央企业牵头或参与建设的有101个,占比近70%。

经多年努力,中央企业牵头开发的一批技术创新成果,处于世界领先地位,大家熟悉的像速度环保兼有型的高铁,另外国家电网牵头研发的特高压输电技术引领世界能源清洁转型,中海油研发的可燃冰技术在世界上处于先进行列。这是第二点,经济总量创新能力要求它发挥带动表率作用。

国有资本的分布和解构也要求,在绿色经济发展中发挥带动和表率作用。目前在398个国民经济行业中,中央涉及380个行业,占比达到95.5%,工业是我国能源消耗具有温室气体排放的主要领域。2016年全国能源消费总量43.6亿吨标准煤,其中工业能源消费量占70%左右,中央企业70%的资产分布在能耗高、污染大的重化工业领域,特别是钢铁、煤炭、炼油、化工、有色等行业,而这些行业既是能耗高污染大的行业,也面临着产能过剩的拮据,兼并调整布局解构,兼并去产能既可以减少资源浪费,也有利于绿色发展。

顺应世界绿色低碳循环发展的趋势,响应国家绿色经济发展的要求,中央企业努力发挥带动和表率作用,积极推进绿色生产和绿色制造。2015年,中央企业万元产值综合能耗比2016年下降了15%,十二五期间中央企业二氧化硫排放量、化学需氧量、氨氮排放量、氮氧化物排放量经提前超额完成国家减排目标。

中央企业包括中央企业一方面要更多承担世界责任,同时大多数企业处于充分竞争领域,如何处理市场竞争和社会责任的关系,在绿色经济发展中更多地发挥带动和表率作用,这也是面临一个现实问题。

03.金融企业对绿色发展有助推和引领作用

第三点我想讲的是金融企业对绿色发展有助推和引领作用。

金融是经济运行的血脉和核心,对推动产业绿色转型具有战略引领和强烈推进作用。所以在绿色发展中,要特别注重推动金融服务绿色产业转型,释放绿色发展新动能。这一次论坛将金融助力产业绿色转型确立为主题,可以说抓住了绿色经济发展的一个关键环节。

但金融企业作为经济组织,作为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的一个市场主体,一方面,它要讲究和注重自身资金的安全性、增值性和流动性,主动做好自身的金融风险防范工作。同时另外一方面,国家社会各方面又要求它积极参与和推动绿色经济发展,促进产业和企业绿色转型,如何处理好两者的关系,也是金融企业面临的一个重要课题。

近年来,金融企业积极支持绿色经济发展,我国绿色金融加速提升,一是金融机构加大了绿色产业的投入力度。二是积极拓展绿色经济发展的多种经济来源,多家商业银行推出绿色信贷业务,一批符合条件的绿色发展企业上市一批绿色债券成功发行得。三是绿色发展资金大量增加,截止2016年底,全国已设立并在中国基金业协会北岸的金融环保,绿色基金265支,四是绿色保险产品加速增长。2016年我国投保环境企业1.44万家/次保费2.84亿特元,保险公司共提供风险保障金263.73亿元,与保费相比,相当于投报企业的风险保障能力扩大了近93倍。

然而与大力推进绿色经济发展相比,金融企业在助推绿色发展方面仍然有大量工作要做,仍然存在较大的差距。

一是与巨大的市场需求相比,绿色经济发展资金存在巨大缺口。据饱受估计,我国需要的绿色投资达财政最多只能提供15%的资金,85%以上绿色投资需要其他资金给予补助。

二是受金融脱实向虚的影响,许多社会资本追求短平快,追求高回报,而绿色项目具有前期投入较大,前期回报期较长,有些项目还具有高风险和低收益的特征。而社会资本是追求短平快,所以如何引导市场资本更多地投向绿色项目,也是我们这次我想通过大家交流找到更好途径、办法的一个平台。

三是绿色基金还不能满足多层次绿色发展的需要。

四是绿色保险品种还不够丰富。目前我国绿色保险产品主要针对石油、化工等行业设备的环境污染资论险,而涉及噪声污染、光污染、核污染等高污染行业项目的绿色产业研发和市场投入还远远不够。

加快解决金融助推绿色发展面临的这些现实问题,我想也是我们这次论坛召开的现实意义,相信在各方的大力支持下,我国的绿色金融会取得新的发展并助推绿色经济取得更快发展。

 

本文版权所有,转载请联系授权。

欢迎关注凤凰网大学问公众号(ID:ifengdxw)阅读更多文章。

[责任编辑:刘思羽 PN153]

责任编辑:刘思羽 PN153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