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国研中心原副主任卢中原:国企是财政问题,民企是金融问题


来源:凤凰大学问

对于民营企业来说,它的债务链条由于抵押、担保各种各样的机制比较薄弱,适应他们的金融产品也不全,不完善,导致了退不出来就僵而不死。金融助力要放在民营企业上想些办法,国有企业更多的是靠财政想办法。

卢中原: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

今天论坛(2017中国绿色发展论坛)的主题是金融助力绿色转型,我想谈三个观点。

第一个观点是金融要帮助绿色产业开拓市场,或者说抓准市场定位。我举一个例子,新能源汽车已经发展了很多年了,但是到现在为止,它作为社会用的车辆,家庭用的车辆,推广得并不太理想,甚至还出现了很多骗贷、骗补贴的情况。

因此,需要我们研究怎么能够让新能源汽车有准确的市场定位。根据我在各地不同的调研,大家都不愿意用,无非就是充电的时间太长,续航的时间太短,电池的材料现在成本太高。我参观了不少搞新能源汽车的民营企业,有的说我这个新能源汽车是最好的,经过科技部的认可等等。但是为什么消费者不买账?后来我发现,有一个很重要的事情,就是市场定位不很准确。根据我在另外一些新能源汽车厂家的调研发现,短距离区间的运行最符合新能源汽车目前的技术瓶颈。目前的技术瓶颈不突破,它是无法突破一个小区间的。所以比如说在一定区域内,一个物业小区,一个大型的购物范围甚至一个中心区到交通枢纽,机场、火车站,这样的地方新能源汽车就很有市场。

绿色转型转来转去必须有市场,如果政府强力推行,老百姓和市场是不买账的,没有市场的所有创新都是没有生命力的。那么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的金融干什么呢?帮助它搞产业的市场定位,派一些金融专家、咨询专家,为绿色产业提供有针对性的金融产品。

我觉得这个看起来很小,但是绿色转型抓准了一个产业,抓准了有生命力或者有方向的产品的研发、市场定位,然后相关的金融产品金融服务,它就有后劲了。否则现在这个新能源汽车,在我们传统的活动范围内、我们的消费习惯内,它替代不了。既然替代不了,就想另外的办法弄清它的市场定位,金融业要为它提供相关的产业发展的评估、研究、预测还有相关的金融支持,这就是值得我们研究的。

还有比如说除了特色小镇之外,物业小区,还有区间通勤车,把这些做好了,新能源汽车是非常有前景的,它的金融需求也是非常大的。而我们现有的金融产品,或者金融服务,需要给人家找到一个方向。

第二个观点,就是金融业要助力绿色转型,要为企业提供好服务。据我的了解,现在高能耗、高排放这样一些落后产业的企业退出,我觉得更多是财政的问题,它的负担太重,通过财政政策的援助,更加宽松一些,可能会解决一些。因为国有企业是财政部、国资委这样一些单位或者它的老板来决定的,因此更多的是财政方面的问题。

民营企业退出,难就难在它不是财政问题,是投资问题。政府通过财政相关的政策可能没有打到痛点,本来政府不是投资人,没有投资责任。国有企业政府是产权所有者,它有投资责任,必须通过财政手段去解脱。但是对于民营企业来说,政府不负有投资责任,我们的民营企业退出成本高,我叫做隐形成本过高导致僵而不死,其中很重要的就是债务链条解不开。

现在出的最多的就是互保套贷,就像之前的连带制一样,一家垮了全都垮了,有的企业为了解套降低成本,现在我们讲的一个词叫制度调研成本。比如说企业退出环节,市场准入环节,生产经营环节都有许多制度性的交易成本,在这里面金融怎么样帮助它解套?就说退出这个制度性交易成本,是我们的破产清偿制度不完善导致的。破产清偿制度里面没有个人破产制度,相关这些制度如果建立企业,对我们金融业提出什么要求,你怎么跟进,你要设置什么样的金融产品和金融服务,如果我们在这方面都要毫无准备的话,你怎么去帮助企业解套,降低退出成本。

所以,我们就一个一个案例地来理清楚,在哪一个环节是最痛的地方,我们就要想办法。当然不是金融一家能解决的,但是我说得很清楚,国有企业退出的难题是财政去解决问题,是我们的人社部去出政策,但是民营企业呢?它跟财政关系并不大,当然财政政策、税收政策的一些调整或者是改革,会带来普适性的效果,但是对于民营企业退出来说,它的债务链条由于抵押、担保各种各样的机制比较薄弱,适应他们的金融产品也不全,不完善,所以导致了退不出来就是僵而不死。所以我们要分门别类地想办法,金融助力要放在民营企业上想些办法,国有企业更多的是靠财政想办法。

比如说银行贷款,财政说这是贷坏账核销了就完了,国家作为投资者我们承担这个责任,但是民营企业不行。所以我们的金融要下力气去研究民营为什么退不出来,这个时候更多的靠国家给它减税、放权、降低费,可能还不像国有企业那么迫切,这是第二个观点。

第三个观点,金融助力绿色转型。我们的绿色转型是要依托科技创新的,但是金融本身并不是亲科技创新的,金融本身是亲短期盈利的。所以我们的市场,所谓的企业退出机制是为了套现,这种短期套现和盈利能有利于科技创新吗?我认为那都是空想,甚至是负面的。而且我们在研究深圳创新的时候,我们在调研当中也发现,国际上大的金融中心、金融资源聚集的地方,往往不是科技创新中心,而科技创新比较活跃、比较发达的地方,金融业相应地也是比较发达的,但不存在反推力,凡是金融业发达的地方一定就会有科技创新,一定会有非常活跃的科技创新活动,没有这样的反推理。

因此要发展绿色转型,需要培育许许多多的支持绿色转型的科技创新成果和成果转化,这个时候金融不亲科技创新的弊病必须解决!但是对这点来说,大家关注得不太够。第三个问题也可能并不周全,但是它确实是有这样的引用,或者说有这样的现象需要我们大家深入地去研究,至于怎么破解,还需要有许许多多的研究工作和实践工作。

 

本文版权所有,转载请联系授权。

欢迎关注凤凰网大学问公众号(ID:ifengdxw)阅读更多文章。

[责任编辑:刘思羽 PN153]

责任编辑:刘思羽 PN153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