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清华经管齐良书:我国劳动者超时工作比率为什么高?


来源:凤凰大学问

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各项政策和制度的制订都是以促进经济增长为主要目标,相对而言就忽视了对劳动者的整体福利和能力的关注

齐良书: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经济系副教授

本文为齐良书博士在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照料经济、社会性别与包容性增长”研讨会上的讲演,凤凰大学问整理发布

原题:中国城镇劳动者的时间贫困


时间贫困是学者们早在上世纪70年代就提出来的学术概念,它指的是人们由于不得不长时间的有酬或无酬劳动,以至于没有足够的时间用于休息和闲暇。如果一个人长期处于时间贫困状态,就会对自己的生理和心理健康产生不良的影响。而对于全体劳动力而言,如果时间贫困更普遍的话,对于劳动力的整体健康,甚至对于长期的经济发展都会产生不利的影响。

时间贫困具有很强的性别意义,因为众所周知,在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女性与男性相比都承担着更重的有酬劳动和无酬劳动的双重负担,所以女性比男性更容易陷入时间贫困。

另一方面,时间贫困也跟收入不平等有着紧密的关系。说的更具体些,就是那些低收入的人,他们为了使自己免于贫困,而不得不长时间的从事有酬劳动。另一方面,因为他们收入低,很多别的家庭能够从市场上购买的无酬劳动,他们也不得不自己在家里进行生产,这样他们的有酬劳动和无酬劳动都会很长,也会更加容易陷入时间贫困。

从理论上来分析是这样,而从现实上看,时间贫困问题对于中国来说也非常的重要,因为根据已有的文献和资料,中国劳动者的有酬劳动时间以及总劳动时间在世界上来看都是很长的,长于世界上大多数其他国家。

时间贫困当然跟时间的配置是紧密相连的,而人们如何配置时间是受到制度限制的。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各项政策和制度的制订都是以促进经济增长为主要目标,相对而言就忽视了对劳动者的整体福利和能力的关注,这是大的背景。

说的更具体一些,与劳动者的时间配置直接相关的有三项政策,第一项就是最低工资管制,总的来说中国的最低工资标准还是很低的。最低工资这项制度始于2004年,全国不是统一的,每个省自己制订,而每个省由根据本省内部的情况分成了几个档次,每个县或每个市是根据本省内的经济发展情况来选择某一个档次的最低工资标准。总体来说中国的最低工资标准还很低。最近这些年,在我国的十二五促进规划就业纲要里提出了要提高最低工资标准,使之达到平均工资的40%到60%。但是目前的实际情况离这个目标还有很大的距离。

另外值得注意的一点是,中国的最低工资标准是双重标准,发达国家的最低工资标准一般都是根据小时工资来确定的,而中国的大多数工资都是按月发放,所以中国的最低工资标准对于全时劳动者是有一个月最低工资标准,而对于兼职劳工者、非全时的劳动者是有一个小时工资标准。而实践当中,绝大多数都采用了最低月工资标准。这样一个双重标准跟下面将要说到的劳动时间管制不严格,这两者结合起来,就产生了比较大的漏洞,更容易使雇主要求雇员超时劳动。

第二个相关的政策就是劳动时间管制。劳动时间管制主要问题就是在实践中没有得到严格执行,这方面的正规文献不太多,但是根据现在能查阅到的调查资料,劳动时间管制没有得到严格执行的现象在中国是十分普遍的。另外,从劳动时间管制的具体规定上看也存在着很大的漏洞,主要就是说根据综合工时计算法,并不是要求所有的企业在每一天,或者每一周都完全符合劳动法所规定的最长工作时间,而是有一定的灵活度,只要在一段时间内,只要说几个月或者半年内,总工时不超过劳动法规定的标准就可以了。但是这样一来就给企业留下了钻空子的漏洞。

第三项与时间配置相关的政策是照料服务的提供。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儿童照料服务越来越多的由市场来提供,原先由政府和企业所提供的照料服务渐渐地减少,以致消失,这样就使得中国劳动者不得不从市场上来购买自己所需要的儿童照料服务。如果家庭收入比较低的话,就很难通过市场来满足家庭的需求。另一方面,在老年人的照料方面,现在通过老年照料服务的提供也非常缺乏,这些服务还主要都是家庭的任务。家庭劳动者在从事有酬劳动的同时,还经常不得不花大量的时间来照料孩子和家庭的老人,这无疑都会加重陷入时间贫困的可能性。

接下来就是我们研究的主要结果。男性和女性的有酬劳动时间其实差不多是一样的,女性的有酬劳动时间略少于男性,但是少的很有限。而无酬劳动时间,女性的无酬劳动时间是男性的两倍多,所以女性的总劳动时间是长于男性的,女性的自由配置是少于男性的。在中国城镇男性和女性超时工作的现象都比较普遍,不论是按照我国劳动法所规定的,每周44小时的标准,还是国际上通用的每周48小时的标准,我国城镇劳动者超时工作的比率都比较高。

另外一点,低工资劳动者的各种时间贫困率都远远地高于非低工资劳动者。已婚对于时间贫困也有正向的影响,家庭照料负担对于时间贫困有显著影响,家中如果有小于6岁的儿童,或者有7岁到15岁的儿童,或者有74岁以上的老人,都会显著的加大这个家庭的劳动者陷入时间贫困的概率。个人的年龄和教育程度对于时间贫困率也有一定的影响,但是不像刚才那些因素影响那么大。

总结一下我们的研究,首先不论以什么标准来衡量中国城镇劳动者当中的时间贫困现象都是十分普遍的,其次,中国城镇劳动者的时间贫困有着显著的性别特征,女性更容易陷入时间贫困。另外,低工资劳动者也是更容易陷入时间贫困。最后我们的政策模拟发现,提高最低工资标准和严格贯彻执行劳动时间管制,可以显著的降低中国城镇劳动者的时间贫困率。

 

本文版权所有,转载请联系授权。

欢迎关注凤凰网大学问公众号(ID:ifengdxw)阅读更多文章。

[责任编辑:刘思羽 PN153]

责任编辑:刘思羽 PN153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