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张曙光:她宣扬理性万能,但为何她的书销量仅次于圣经?


来源:凤凰大学问

安·兰德在美国走红一个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她的个人主义,把个人主义讲得非常清楚,甚至推到极端。她适应了美国社会的需求,满足了美国社会的要求,形成了美国社会的共识,因此她得到拥护,她是美国精神的代表。

张曙光: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学术委员会主席

第一个问题,我觉得安·兰德她为了找到一个最根本的地方,或者是根源,或者是基因,把安·兰德的客观主义伦理学推到生命,人要保护自己的生命使自己生活得更好,我觉得这是有道理的。

但是,我觉得这里出了一个问题,为了说明这个问题她讲一切生物都有要考虑善恶,要考虑价值,我觉得这个就有点把伦理学泛化了。我觉得生物的本能和人的理性这两个是不一样的东西,生物本能当然趋利避害,这是没有问题的。但是,伦理学生物不考虑有价值没价值,不考虑善恶的问题,不权衡这些问题,只有人才权衡这个问题,所以,我觉得这一点是可以讨论的问题。

与这有关的一个问题就是,安·兰德的客观主义伦理学实质是个人主义伦理学,她要找到客观的依据就找到这个地方去,认为这是个自然的恩惠。但是,人的伦理发展和人的社会性非常相关的,在安·兰德的伦理学里我觉得她忽视了人的社会性,事实上人的伦理发展,道德的发展,善恶的发展完全是一个社会的结果。所以这一点我觉得也可以讨论。

第三,我想提出一个问题来,我们既然讨论伦理学、德行论这些问题,我们一般读得最多的是亚当·斯密的《道德情操论》。它们两个之间有什么相同有什么不同,我觉得需要思考。亚当·斯密讨论这个问题不是从人的生命来讨论的,是建立在人们之间有一个同情共感,从这个基础上建立的伦理学,和安·兰德不一样。但是亚当斯密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观点,客观的旁观的观察者,客观的观察,在这一点上也许和安·兰德又有相同,因为客观的观察者就和客观主义有相关的问题了。所以我觉得从这一点上来看,我们是不是需要进一步讨论一下安·兰德的伦理学和亚当·斯密的伦理学到底有哪些相同,哪些不一样。

第四,安·兰德确实对理性讲得很多,但是我觉得从安·兰德讲的和哈耶克他们对理性的理解上有差异,安·兰德可能主要讲运用理性。所以今天讲要理性强调的很多是思考,和哈耶克讲的不完全一样。但是有一个问题我觉得值得思考的,她确实非常推崇理性,理性是第一德行,伦理学的第一,我觉得确实有一点理性万能,她忽视了感性,忽视了悟性。实际上在人类认识社会里感性是有作用的,她对感性做了一个非常褊狭的理解,一下把感情否定了,我觉得这个是不合适的。

所以,既然把感性否定了,我觉得就有点理性万能的意思在里边。她的一些东西把理性泛化了,也把道德泛化了,最后把企业家精神也泛化了,她这个理论推下来就必然是得出这结果来。企业家精神她认为就是理性,我觉得企业家精神泛化了,没有什么特性的内容在里面了。

我再提出一个问题,安·兰德没有否定利他。尽管她是理性自私,但是没有否定利他,她是否定了利他主义,把完全利他的东西作为一个最主要的伦理的规范,我觉得这是有道理的。但是有一个问题,她批判献祭的角色,我觉得也有点极端。比如说《泰坦尼克号》里的船长和乐队的指挥,最后他们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去,这算什么?是不是献祭?这我觉得这其实需要思考的一个问题。

最后一个问题,刚才大家也谈到了安·兰德的理论和实践,我觉得大家要理解,理论的逻辑和实践的逻辑完全不一样。理论逻辑如果说非常严密,推到最后和实践都离得越来越远。所以,刚才讲安·兰德的理论,实践也到不了,这个我觉得是应该的。

我觉得安·兰德在美国走红一个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她的个人主义,把个人主义讲得非常清楚,甚至推到极端。她适应了美国社会的需求,满足了美国社会的要求,形成了美国社会的共识,因此她得到拥护,她是美国精神的代表。我觉得她的走红,她的书的销量比《圣经》稍微差一点,能够得到热衷,完全是这个根本的原因,不是别的东西,是适应了这个情况。

 

本文版权所有,转载请联系授权。

 

欢迎关注凤凰网大学问公众号(ID:ifengdxw)阅读更多文章。

 

[责任编辑:刘思羽 PN153]

责任编辑:刘思羽 PN153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