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伍开群:产能过剩是政府失灵不是市场失灵


来源:凤凰大学问

政府干预导致了产能过剩,而不是市场,市场是完全有效的。

伍开群:安徽工业大学商学院副教授,主讲《西方经济学》、《政治经济学》,主要研究方向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

按照新古典经济学的说法,短期中产业竞争会形成失衡,供大于求,供不应求,不平衡,调整不过来没有问题,长期当中不存在产业产能过剩的这个问题,我们现在出现了这个问题,所以就形成了悖论,比如说我们钢铁行业就是这样,其他的行业主要是一些传统行业,钢铁、水泥、电解铝,包括新兴的产业存在这个问题,就是产能过剩,所以这是一个悖论。

在西方国家其实这个问题并不存在,因为它市场比较灵活,完全在长期可以调整,所以一般西方文献里面基本上看不到产能过剩这个问题,也谈不上研究这个问题,因为它根本就不存在这个问题。它有一个生产能力利用率的指标,通常认为80%是一个限,如果你的产能使用超过80%,就说明它是合理的,没有什么过剩,市场可以调节。如果你的利用率在60%,在80%以下就说明肯定有产能过剩的。所以我们国家长期出现这个问题,而且全面,可以说比较绝对的产能过剩,也就是说它这个市场是调不了的。

我的这篇论文的意思,这个悖论我把它分成短期,中期和长期这三个阶段来看,短期市场调节产能有一个过程,短期肯定调节不过来,我们一般叫它失灵,其实我觉得也不是失灵,因为它短期调整不过来,有一个过程,所以不能叫失灵,我觉得按照通常的说法,我说它是失灵,其实不是那回事。

中期存在一个问题,集体行动困境,搭便车,产能过剩的时候情况很明确,要调整,要去产能,但是谁都不愿意调整,特别是传统产业如果你先调整,这个成本还是很大的。大家都有这个心理,反正这个市场的份额这么多,希望别人调整,自己不调整,所以就形成了集体行动的困境,整个产业,最后产能过剩仍然会继续,这是中期。

但是,我们看长期,如果没有额外的因素,这个问题也是不存在的,长期是可以消化产能的,市场可以调整过来。因为即便有搭便车的问题,我们可以预计产能会持续过剩,到最后总有一些企业会熬不过去会先调整,最后会碰到一个底线,也就是说比较弱势的,比较劣势的企业它可能会先淘汰,留下来的当然是好的,它可能资本比较雄厚,可能会撑到最后就是胜利者,就不需要去调整了。

长期调整不过来也是比较明确的,主要是地方政府,当然包括中央政府,作为地方政府支持产能过剩企业,都不希望我的企业去先调整,地方政府支持产能过剩企业一般说是长期的,因为一旦产能过剩的企业调整了,意味着税收没有了,失业增加了,引发一些政治上经济上的问题,因为这些产能过剩的行业基本上都是规模比较大的,对当地影响比较大的企业。

所以,长期依然调整不过来,这个是政府在这里面,所以我觉得讲市场失灵,其实主要还是政府失灵,也就是说如果没有政府在后面支撑,其实过剩是不存在的。市场完全是有效的,所以说政府是失灵的,正是因为政府失灵才导致了所谓的市场失灵调整不过来。

这主要是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微观的补贴,对地方企业的补贴;一方面是宏观的宽松,扩张性的宽松政策。因为本来这个企业可能就要调整了,通不过去了,这个时候宏观上国家实行宽松的财政政策,货币政策,结果把这些准备调整的企业救活了,它就可以不调整了,所以继续投资,形成了产能调整不过来。政府干预导致了产能过剩,而不是市场,市场是完全有效的。

 

本文版权所有,转载请联系授权。

欢迎关注凤凰网大学问公众号(ID:ifengdxw)阅读更多文章。

[责任编辑:刘思羽 PN153]

责任编辑:刘思羽 PN153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