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张维迎:林毅夫的经济学逻辑不自洽


来源:凤凰大学问

林毅夫强调的外部性和协调失灵都不构成产业政策干预的理由,“比较优势战略”本身有内在的逻辑矛盾,不能自恰。我自己的观点是,产业政策注定会失败。

林毅夫强调的外部性和协调失灵都不构成产业政策干预的理由,“比较优势战略”本身有内在的逻辑矛盾,不能自恰。我自己的观点是,产业政策注定会失败。

林毅夫的观点是如果没有产业政策,发展中国家不可能成功,发达国家也不可能持续增长。他强调外部性和协调失灵,提出了“比较优势战略”,并且进一步为产业政策的制定提出了6步骤甄别法,我对他这些核心观点的逻辑问题都做了一些回应,外部性和协调失灵都不构成产业政策干预的理由,“比较优势战略”本身有内在的逻辑矛盾,不能自恰。6步骤的甄别法会出大问题。

我自己的观点是,产业政策注定会失败。一个是哈耶克特别强调的认知问题,另一个是利益和激励机制,这两个注定失败。如果未来新技术可以预测,就不需要产业政策,只是因为新技术创新是不可预测的,所以产业政策注定会失败。

第二个核心问题是,政府要做的是保护私有产权和建设法制,在这个情况下让企业家精神来发挥作用,他们所关心的这些问题都可以得到解决。但是,这个争论背后,无论是林毅夫教授还是和他持类似观点的官员或者一些学生有根深蒂固的问题,所谓市场失灵理论。第二,我觉得非常重要的是所有支持产业政策的人都不理解企业家精神,或者说对于企业家在市场当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没有具体的认识。第三,我特别强调与国际贸易相关的比较优势与要素禀赋的关系。

下面简单讲一下这几个观点。

市场失灵理论是完全竞争范式推出来的,偏离完全竞争就没有效率。哈耶克在1945年的文章里讲到完全性的竞争实际是没有竞争,这句话非常深刻。

但是在字面上讲,这就是一个理想状态,是我们希望的状态,如果我们市场能够达到完全竞争就是最有效的。现实中所谓的竞争,实际都是经济学教科书反对的垄断手段和方式。

完全竞争,完全是在一个静态的给定资源、给定偏好、给定技术形态下的范式,这个范式用来分析市场经济非常有问题。因为经济学教科书分析的都是非社会性的经济决策,而不是社会的实际情况,恰恰因为实际社会中外部性无处不在,所以外部性不构成任何政府干预的理由。

只要存在两个人,就存在着外部性。假如我发表一个好多人不喜欢的观点,我们可以叫外部性,应该不应该担心我?不应该,这是我的言论自由。我辱骂你呢?应该。第一个情况是我的权利,第二个情况我侵害了你的权利,你的名誉权,所以政府才干预。从外部性本身看,不是它不存在,而是它不构成干预的理由。

我还想提醒大家,我们过去谈交易,交易的不是利益,是权利。利益太宽了,看到很漂亮的苹果,我要买,我必须要付钱的,看苹果也是我的一种利益。哪些东西包含在交易,哪些不是,需要我们进一步研究。

第二,完全竞争与创新完全不相容。市场给经济带来的好处,主要是由创新带来的,为什么呢?凡是有创新,就带来不完全竞争。特别要强调我们那么多人在思考创新的时候,用的是完全竞争推出来的市场失灵理论问题,完全竞争本身与创新毫不相容,因为完全竞争等于不能有任何创新,所有人用一样的东西,一样的技术,卖一样的价格。任何创新会带来不一样,创新是市场当中企业家进行竞争最主要最重要的一个手段。

第三,过去讲信息不对称导致市场失灵,按照我对哈耶克的完整理解,恰恰是信息不对称才需要市场。每个人都有专业化的分工,不同的人懂的不一样,如果每个人都懂得一样,就没有任何市场可言了。

我现在不敢说一定没有市场失灵,我的意思是要用新的理论去证明它。目前经济学教科书里给的市场失灵理论全部是不成立的。外部性和垄断理论不矛盾,意味着垄断比完全竞争还好,有外部性恰恰使得垄断产生完全竞争,完全竞争就会导致生产太多,为了利润最大化就要考虑控制和收益。

我要特别讲一下企业家问题。传统理论里面没有企业家,经济决策是成本收益的计算。传统理论上决策意味着给定数据,所有人一定要得出相同的结论,否则一定有人错了。我们觉得,企业家决策面对同样的数据,不同的人完全不一样。企业家判断现有任何数据,大部分人不认同的东西可能是企业家认为最有前途的事情。

柯兹纳的企业家理论发现市场不均衡是正常现象,通过套利来解决市场失灵。现实中的协调问题确实太奇迹了,像信用卡的问题需要全世界协调,才走在哪都可以使用,这就是企业家创造的。我还举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例子,一年有数十万的代孕,这么复杂的协调,企业家都可以做。

然后是创新用到外部性,边际收益等于边际成本,这个完全是错的,创新的决策不是一个边际,是基于对市场前景、技术前景判断的生死问题。从早年的蒸汽机到现在的微软、亚马逊等等,如果没有企业家,创新以后好多好处被社会拿走了,那企业家为什么要创新?这个问题需要我们深入思考。

最后一点,要素禀赋与比较优势。李嘉图的比较优势理论是自由贸易使得双方受益。林毅夫想用李嘉图的自由贸易理论证明李斯特的国家主义。国家作为一个分析单位的时候,已经埋下了一个祸患,似乎比较优势是国家的事,实际上比较优势是每个人的,一个国家里完全不一样的。

我们理解李嘉图和亚当斯密,他们用这个理论是为了批评贸易保护主义,就是重商主义和贸易政策,证明自由贸易是所有的人都可以得到好处,最没有生产力的人自由贸易也给你带来好处,因为你总有一定的比较优势。比如盲人按摩,身体残疾的人都得到贸易带来好处,因为他按摩方面比我们正常人有比较优势。

比较优势是看要素来的,劳动、资本,再加上土地、技术,就变成劳动密集资本、资本密集、土地密集等等一些理论。其实这些比较优势本质上是个人的事情,这些理论其实都不需要,米塞斯在《人的行为》里面已经做了很好的分析,我的经济学原理也是这样的。

我还要强调一点,由于按照俄林他们这些理论,石油等少数资源产品,大部分比较优势和要素禀赋毫无关系。最简单的,棉纺织是英国产业革命的主导产业,按照要素禀赋英国不应该种棉花,日本、韩国不应该生产汽车,义乌不可能成为一个小商品集散地,这些地方都做起来了,就是企业家精神,每一种比较优势就是企业家行动的结果。

所以,按照林毅夫讲要素禀赋与比较优势,所有这些理论毫无意义,而且事实上,同一个国家既有劳动密集型的也有资本密集型的,这些理论听起来天花乱坠,实际对我们制定政策毫无意义。

打一个比方,我开玩笑说,最劳动密集型的产业就是政府,按照这个理论,人口多的国家政府做大就可以了。我的意思是说,如果真利用比较优势,就不需要政府,因为这是市场交易的基本规则,任何人不会违反自己的比较优势,我们每个人发言都是利用自己的比较优势。

如果要制定战略,意味着一定要反比较优势。传统的结构主义经济学不管多么不对,是自洽的。林毅夫的新结构主义经济学逻辑完全是不自洽的。

本文版权所有,转载请联系授权。

欢迎关注凤凰网大学问公众号(ID:ifengdxw)阅读更多文章。

[责任编辑:刘思羽 PN153]

责任编辑:刘思羽 PN153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